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10一更

第00章 .4.10一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大帅遇袭的事情是在第三天傍晚才传扬开来,而这个时候陆宁已经回到了奉城,而奉城过来的人手也悉数有陈士桓安排调配。

    得知一切,悠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两日她也一直都紧绷着神经,生怕有什么问题。倒不是说如何怕陆大帅嘎嘣,人家对她没有多好,她自然也不关心此人死活,但是这件事让却不能这么看。现在北六省都在陆家的手里,北平虽然不是北六省地界,但是距离北六省十分接近,若是一旦陆大帅出事,那么陆浔这个时候仓促的端口接班,其他几个派系必然不会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抢占地盘的结果就是争夺个你死我活,再次开战。

    北平的地形四通八达,十分适合做一个好的中转,因此如若有问题,那么北平必先遭殃。这也正是北平政府官员都哄着陆家的关系,他守护好这边,他们才能高枕无忧。

    寻常人怎么会愿意打仗呢!

    作为一个老百姓,悠之并不乐见这样的结果,因此还是很希望陆大帅不会有问题。而这件事情传开的时间也好,她估算过了,如若陆浔快马加鞭,应该已经赶到了长山关,那么就不用担心这边与那边有什么里应外合。

    虽然陆宁昨天早晨的突然离开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注意,但是陆浔没回,大家就没有放在心上。

    谁人知晓,圣诞节当天的清晨,所有宾客离开,沈安之穿着陆浔的外套,带着礼帽离开。大家只以为陆浔回到了寓所,却不知他已然在千里之外。

    “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沈安之来到妹妹身边,就见她皱着眉头,似乎想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他也清楚,悠之必然是担心陆浔那件事儿,来到妹妹对面,沈安之言道:“家里的事儿,你不需要担心太多。”

    悠之如何能不担心,她道:“我在想陆大帅,但愿陆浔这个人有点用处,能将他父亲救回来。”

    妹妹这样老成的说话,引得沈安之笑了起来,他欠了欠上身,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言道:“这种事儿,总是不好说的。我们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这次我们陆家帮助他的,也不算少了。陆浔是个懂的知恩图报的人,因此我并不担心什么。”

    悠之点了点头,这些事儿,她自是不搀和的。想到前几日的话题,悠之言道:“哥哥当初想要办皂厂这件事儿,想的怎么样了?”

    沈安之自然还是想的,他道:“我考量过了,还是有这个想法,我也与父亲商量过了,父亲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成本方面我们继续控制,其实。”顿了顿,沈安之言道:“父亲的意思是,外国的洋货可以卖给我们,我们的东西为什么不能卖给洋人呢?如若能够出口,也是好的。”

    只是如果现在想要出口,那么涉及的方方面面就很多了。

    这些暂时都在规划之中。

    悠之言道:“我也想过了,如果哥哥真是想要做,可以找两个这方面的专家,我可以和他们一起讨论一下,看看我的配方有什么可以改进的,进而提高实用率和成本。但是相同的,这人不是很好找。”

    因为已经决定了要出国,所以悠之打算在出国之前能尽量做得尽善尽美一些。

    安之笑:“这点我想过了,现在也正在找人,没想到我们兄妹倒是想到了一起。这人我必须找的妥帖,如若配方泄露,那就是大问题了。”

    手工皂其实没有太多特别的地方,悠之也并没有将它当成多么厉害的一门手艺,因为在她的认知里,这很寻常。让她真正反应过来是家人的态度以及同学的态度,她送了礼物,本是极好的一件事儿,但是有人却话里话外带了几分窥探了。

    现在日新月异,别说是五六年的时间,就是一个月,有些地方有些东西可能也是会有变化的。

    而国内国外的差异又会隔上几年,这么一算,自己这个技术至少也比现在先进了七八年,如此就谨慎起来。

    除却想了这个,也在考量其他,其他可以被提前的一些技术,若是国民本身都自强不息,那么那些矬子小国自然不能来张扬跋扈。

    “你们兄妹二人怎么在客厅闲聊?”沈蕴进门,神情似乎是轻松了不少。

    悠之察言观色,笑着问道:“父亲既然笑了,就说明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吧?”这话说的似是而非,但是沈蕴懂了。

    他点点头,道:“你明日上学吧。若是有人说起什么,自不在意就好了。”

    悠之点头应承。

    平安夜当晚她与陆浔打了一宿的麻将,话虽这样说,但是总归不好听,现在陆浔已经出现在了长山关,那就说明当晚的事情全都是推辞与借口。而这样的情况可就将沈家与陆家彻底绑在了一起。

    沈家这样帮助陆浔掩饰,为的是什么大家自然就会揣测颇多。

    而经过这件事儿,悠之的名声自然是又差了几分。

    沈蕴揉了揉眉头,道:“父亲也是为了大局。”

    悠之哪里不清楚呢,凑到沈蕴身边,笑眯眯:“父亲这样严肃,我都不习惯了呢。又没有什么,反正……”我都要走了嘛!后半句没有说出来,咯咯的笑。

    沈蕴也正是因为想到这一点,才会当时直接安排悠之在,因为没有比悠之更合适的人选。

    他揉了揉女儿的头,“好了,玩儿去吧。”

    悠之轻声低语道:“父亲,我出国办的怎么样了啊?”

    声音低低的,沈安之的位置都听不见她说了什么。

    沈蕴笑,道:“正在办理之中,说是要慢一些,不过应该成的。”

    悠之点头,不过不知为何,她竟是生出一股子不好的预感,摇了摇头,将这感觉抛诸脑后,又道:“等我走了,您们就知道我的好了。”

    沈蕴见她傲娇的样子,嗤笑一声,转身上楼。

    悠之:呜呜!我爹看不起我!

    …………………………………………………………………………………………………………………………………………………………………………………………………………

    “号外号外,北师少帅救父受伤,号外号外……”

    “哎,你们听说了吗?陆少帅受伤了呢。”几个同学围在一起嘀嘀咕咕,有些家里订了报纸的,一早就看到了这个消息,等来学校一说,就沸腾起来。

    “是呀,我看到报纸了,不是,你们说沈悠之知不知道啊!她昨天就请假呢!我听说啊,平安夜……”

    “好了哈,你们够了,悠之这样好,你们干啥要在背后说她的小话。当真是难看。”徐曼宁站了起来,气势汹汹。

    悠之进门就看到这副场景,奇怪道:“怎么了?”

    大家顿时都看向了她,鸦雀无声。

    徐曼宁率先开口:“没事儿,她们闲着没事儿嚼舌根呢!据说少帅在长山关受伤了。”

    悠之惊讶的扬了扬眉,随即“哦”了一声,也不说更多,坐了下来。

    她这般表现,大家可真是都有点诧异,连徐曼宁都言道:“哦是什么意思啊?”

    悠之轻轻道:“就是知道了的意思,只是这与我又没有什么关系啊。”她翻开书,“曼宁,你再不坐下,一会儿老师来了该不高兴了。”

    ……

    这一天,大部分女学生都是神游天外,似乎对陆浔的伤势十分关心,如沈悠之这般的,竟是没有。

    班中几个女生隐隐在背后言道沈悠之铁石心肠;又说许是她被少帅甩掉了,因此才这般;没有说到悠之面前,她自然是不当一回事儿。

    倒是他们班的黄同学斥责了几个传小话的女生。

    “沈悠之。”张雁北带着几个女生,站在一班的门口,气势汹汹道:“你出来一下。”

    悠之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看她那般情形,懒得理:“有事儿直接进来说。”

    悠之这样冷淡,引得张雁北直跺脚,其实家中的人已经警告过她,让她莫要找沈悠之的茬儿,若能够,最好是要成为好姐妹的。但是张雁北是一万个不愿意的。凭什么她就要巴结沈悠之,她有什么,无非有一个在市府里工作的父亲,他们家也不差的啊!

    “我让你出来就出来,不然你不要后悔!”张雁北威胁。

    悠之笑:“那敢问,我能后悔什么呢?张雁北,我现在和你态度好完全是看你年纪小,也是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言罢,悠之收拾好东西,扬了扬下巴:“让一让,我要回家了。”

    张雁北看她的脸蛋儿,随即道:“好,既然你不想谈,那么就随你的便。我本来想和你公平竞争,但是现在看来,你这种人也是不值得公平竞争的。”

    悠之停下脚步,回头似笑非笑的看她,缓缓道:“争?我压根就不想要什么少帅啊!”

    说完直接离开,才不管更多是非。

    张雁北跺脚,气结。

    沈悠之离开,身边几个女同学问道:“雁北,你给沈悠之气走了,我们怎么得知少帅的近况啊!”

    这些女学生都是陆浔的崇拜者。

    张雁北咬唇,恨恨道:“她走了就走了,怎么,没有她我们就不能知道陆浔的近况了么?”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张雁北冷着一张脸,恨恨道:“我亲自去不就好了。”此言一出,自己一想,确实是可以这样啊,越发的坚定几分,她道:“对,我可以亲自去见陆浔,我去找他,他一定会很惊喜。”

    “雁北你……”

    “你们去不去?”张雁北看向几个女生,大家都流露出担心的样子,其中一人言道:“我家里不会同意我去奉城的,而且我们身上的钱也不够去奉城的啊!”

    看她们几人都不像自己这么坚定,张雁北微微一笑,愈发的觉得只有自己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她们这些人哪里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不过是盲目的崇拜罢了,不过他们不去也好,如若大家一起去,怕是少帅还未必会对她另眼相待,若是大家都不去,只她一个人,那么少帅必定感动的不得了,从此对她死心塌地。

    想到此,张雁北认真:“那既然如此,这件事儿就交给我。”

    张雁北是家中的小女儿,很得宠。她的父亲母亲得知她爱慕陆浔,也是很支持她的。若说反对,那便是姐姐张雁南,只是雁北并不放在心里,只觉得张雁南必然是出去工作的多了,脑子坏掉了。

    他家姆妈也说,姐姐雁南忒不懂事儿,好好一个千金大小姐,非要出去做事,真是给家里丢人,女人家,到了年纪赶紧嫁了才是正经啊!也不知去上班究竟有什么好!

    “我家里一定会同意我去的。”打定主意,雁北想,这事儿也不能让姐姐雁南知道,如若她知晓说了出去,那么沈悠之也跟过去该如何。像是平安夜那日,明明姐姐就有机会去沈家,却没有带着她一起,真是太自私了。

    “这件事儿,你们回去都不要说,若是说了传出去,沈悠之追去,我回来必然要和你们绝交。”

    几个女学生敲定了,各自离开散去。

    悠之可不知道这些人打了什么主意,虽然得知陆浔受伤那一瞬间她有些懵,但是还是很快调整起来,如若真是重伤,那么就不会在今日的报纸上刊登出来。

    悠之回到家的时候见院子里有小汽车,奇怪的进屋,就见陈太太在做客,而同行的还有张雁南,刚与人家妹妹闹了别扭,悠之可没有一点尴尬,直接就坐到了两个人中间:“你们这是想我了吗?”

    陈太太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小手儿,“对呀,想你。看看,我今次还给你带了好吃的,我亲自烤的点心,试试看。”

    悠之看到桌上打开的几个精致的礼品盒子,连忙尝了一口,随即眯眼道:“这才是高手啊,看来我自己做点心这件事儿,可是就此打住了,纯粹丢人啊!人家这才是极品。”

    “这小嘴儿巧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陈太太笑。

    悠之眼尖的看见不远处的桌上放着一沓照片,悠之示意了一下,问道:“可以看吗?”

    涵之道:“当然可以,这就是平安夜晚宴的照片,还有你的呢!陈太太拿过来让我们挑选一下,看看哪些是不能发的。”

    悠之想到之前的话,点头,开始看照片,张雁南照片拍的很好,侧重点也对,基本没有拍太过奢华的东西,只体现了西方圣诞节的氛围,平安树,小气球,精致的西式小点心。

    悠之笑:“这张是我们四个人。”

    正是与秦希、曼宁、安妮的合影。

    雁南道:“我说这张的名字就该叫恰锦绣年华。看你们几个,真是光鲜亮丽又青春活泼,真让人羡慕不已呢!”

    悠之笑了起来,“我们哪里有说的这样好啊,不过我觉得,这张还是别放了吧?我们自家人倒是无所谓,有旁人,总归不太妥当。”

    也不知道人家秦希、曼宁安妮他们愿不愿意呢!

    张雁南看了陈太太一眼,陈太太道:“我恰是比较喜欢这一张,若你同意,其他三人,我来交涉,你看如何?”

    悠之望向涵之,寻思了一下,点头,“好呢!那我自然是无所谓的。”

    “还有一事儿想要相求呢。”陈太太笑容更加灿烂,“不知道沈六小姐有没有兴趣来我们九茴画报拍一个封面呢?”

    悠之一愣,有些不解,“我一个人吗?”

    陈太太颔首,言道:“之前雁南希望拍你们沈氏四姐妹,只是二小姐不在,事情倒是耽搁下来。”陈太太说话十分得体,“恰好我看到了这张照片,我就觉得,若是你来做开年的新封面,必然极好。就是这期圣诞节内容的封面,由你来做,可好?”

    涵之率先开口:“现在拍摄,会影响你们出刊吧?今天已经二十八号了。最快也要明天,你一号就要出刊,哪里来得及,我看不妥当。”

    悠之连忙点头。

    陈太太笑:“涵之倒是比我还关心九茴画报不能顺利出刊,我该是雇佣你来做主编的,这样我就不需要操心了。”笑够了,继续再接再厉道,“时间的事情不需要你们多考虑。如果可以,明天下午悠之给我一下午时间,我必然可以做好。耽误出刊什么的,绝对不会。你们相信我,绝对不会有一些不妥当的拍摄,全程我都在场,务必做到尽善尽美。”

    涵之摊手:“那这样,我就不管了,悠之自己决定吧。”

    陈太太:“悠之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吗?拜托拜托。”

    悠之寻思了一下,看陈太太的笑容与张雁南期盼的神情,仔细想想,觉得也没有什么,终于点头,软软的回了一个:“好!”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10一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