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8

第00章 .4.8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桃运神戒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言与陆浔是截然相反的类型,说实在的,她前世并没有怎么关注秦言这个人。毕竟,那个时候她全身心都在陆浔身上,而秦言是陆浔的好兄弟,他避嫌,她也是避嫌。

    只是若说秦言这个人,悠之还是有几件十分印象深刻的往事。一则是她在国外自杀,那个时候张晴心救了她,可是陆浔却因为战局进展不能来英国,是秦言独自前来,为她忙前忙后,没有一句,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另外一则就是她有一段时间因为酗酒和抑郁时常想要自杀,是秦言安排他的表妹白飞飞搬了进来,一直照料她,守护她。

    只这两件事儿,悠之就觉得,大抵秦言是一个好人的。

    可是秦言最后为什么会告诉她,有人要杀陆浔呢?只这么一件事儿就让她对秦言这个人怕了起来,也觉得他十分深不可测。一个让她摸不清动机的人,她是不愿意靠近的。

    悠之静静的坐在窗边,看着秦言垂首翻看一本一本的书籍,恍然想到这些情景,竟是有些看呆了,等她反应过来,就见秦言已经含笑看她,轻声道:“我脸上有东西?”

    悠之摇头,也不见多么尴尬,倒是爽爽朗朗的道:“没有,我在想,您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呢?”

    秦言失笑,轻声言道:“我是什么人重要吗?那么在沈六小姐的心里,我又是什么样的人呢?”他语气轻柔又带着笑意,十分的温和,与这样的人说话,并不觉得有一丝的难过,只觉得时间如流水般逝过。

    悠之仔细想了一想,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总是觉得秦言是个十分深不可测的人。好人还是坏人,总归不能这样轻易的说出,但是他让她摸不清楚,这倒是实在得了。

    “你是一个让人觉得很疑惑和看不懂的人。”悠之想了想,客观的言道,“我觉得不管用什么词语定义你,都好像不太对。只能说,你是一个让别人看不懂的人。”

    秦言笑容更是温暖了几分,他歪头想了一下,似乎是认可了悠之的话,不过又是言道:“其实看不看得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有存着害你的心,如此就好,难道不是吗?”

    悠之无辜的眨眼,笑眯眯道:“我只是一个小女孩儿啊,您好端端的来害我,不是有点怪吗?”

    秦言失笑,颔首道:“对呀,看我,这话说的十分没有道理了。”

    他将手中的几本书格外抽出两本,道:“我看过了,这两本更好,比较适合你们。其他几本的重点内容,这两本里都有。不一样的地方其实都比较简单与零碎,不看完全可以。没有必要选择那么多了。”

    悠之仔细看了看,点头谢道:“多谢您,若不是您在,怕是我们又要纠结许久。”

    秦言摇头,淡淡道:“没什么关系,不知你们如何回家,需要我送你么?我是开车过来的。”

    悠之连忙摇头,婉拒道:“不必了,我家司机一会儿会到这边接我们的。已经叨扰了您许久,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劳烦您相送。”

    “沈悠之。”秦言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言道:“你不用担心太多,我不会把你拉到陆浔那里卖掉。”说到最后,眼里带着几分笑意。

    悠之一下子就尴尬起来,她嗫嚅一下嘴角,随即扬头道:“你们关系那么好,我担心不正常吗?我又没有三头六臂,能够揣测出你的想法。再说了,少帅已经和我说清楚了,他才不会对我怎么样。可是他不对我怎么样,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不会好心啊!我总归要多想的。”

    说到“好心”二字,加重了语气。

    秦言笑了起来,拿起外套,语气中带着几分笑意,“还是我送你们,我怎么着都得证实一下,我不会乱来,不然我这罪名可以说洗不清了。”陆浔不会对她怎么样?呵呵,果然是一个天真的小姑娘。

    “可是……”

    “我先送沈小姐,接着送谢小姐,总归不能让你们有一丝不妥当。”

    秦言十分坚持,悠之也是没法子,最后终于被秦言送回家,秦言先送悠之,与身后的谢安妮言道:”谢小姐不介意我先送沈小姐吧?我觉得沈小姐有一点被害妄想症,我如若不先送她,怕是她就要吓死了。”虽然说着调侃的话,但是整个人却很放松,语气里也没有什么恶意。惹得两个小姑娘都笑了出来。

    悠之率先下车,叮咛道:“可要安安全全给安妮送回家哦。”

    秦言摆摆手,笑着启动车子。

    悠之蹦蹦跳跳的进门,就见三哥言之在门口溜达,就是不进去,她迟疑一下,凑上前问道:“三哥找啥呢?”

    沈言之被她吓了一跳,只拍胸,随即言道:“哎呀妈呀,你这是干啥,吓死个人咧。”

    悠之无辜道:“你害怕?”

    沈言之道:“哪有。”

    看他神情恍惚,悠之才不相信什么事儿都没有呢,她也不理言之,直接就进了门,就看一家人都在客厅里说说笑笑,似乎是极为欢喜的样子。悠之道:“可是有什么好事儿?”

    好事儿三哥怎么躲在门口啊!

    沈太太含笑道:“可不是大好的事儿,你三嫂有喜了。”

    悠之一听,愣了,随即高兴,“咦,真是太好了呀。我要有小侄子或者小侄女儿啦。”

    沈太太高兴:“真是大喜的事情,你三哥都欢喜的不知如何是好,直接冲出了门呢。”

    想到此人这般行径,悠之觉得真心有点不够看啊,她笑眯眯,“三哥在门口转圈呢,刚才我问他,还瞒我来着。”嘟着小嘴儿抱怨,想到家里要添一个小家伙,悠之真是开心的不得了。

    “我刚才说,既然有喜,可不就不能随意玩耍,圣诞的宴会该是如何处理呢!你三嫂是一定不能参加的。”沈太太道:“你鬼主意多,给想一想。”

    悠之跺脚,“我怎么就鬼主意多啦,我正常的很呢!”不过话虽如此,也是揣测,“不如直接说出来?”

    惹得沈太太一个白眼,“这怎么成呢,必然是不行的,都说这娃娃小气着呢,前三个月,可不能告诉外人。”

    悠之也没有过孩子,自然不知道这样的说法,可不敢违背沈太太的话,索性撑着脸蛋儿寻思起来,没多少时候就说:“直接就说有些不适就好了呀,我来护着三嫂,谁要是敢拉着三嫂玩乐,我第一个不依,你们看如何?”

    这样的节日,说别的理由也没什么用处,只这个最妥当,如此想着,沈太太含笑道:“那既然如此,就这般吧。”

    这眼看过年,又有这样的喜事儿,可不是十分的快活。不过悠之还是将涵之拉到一边,认真叮嘱:“三嫂有喜了,可要好生的照顾。若是三嫂出门,四姐也上一些心。”顿了顿,她道:“特别是新年大家都在。人多倒是容易忽略,其实我还是不太放心周玉秋这个人。”

    前世的时候三嫂第一次怀孕可不就被周玉秋算计了,结果孩子没了,虽然后来又生了一个,总归是在心里有裂痕的。

    涵之点头,道:“我知道了。”并不觉得危言耸听,周玉秋那个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悠之的担心也是有道理,虽说她拿了钱离开,可是三姨娘在,难保周玉秋不会心生什么想法。

    “三嫂有喜,圣诞晚宴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五姐又整天的不着家,你没事儿多帮一些我和大嫂。”

    往年人多,什么事儿都不需要太过操心,今年倒是不然了。

    悠之点头,应承了。

    这是她第一次和大家一起过圣诞节,感觉十分的特殊,如今这个洋节日刚传过来没有多久,也只有沈蕴这种在国外留洋回来,儿女也大多在国外念过书的才会办这样的晚会。

    时间本就紧凑,悠之也不含糊,真的帮着大嫂与三嫂操持起来。甚至连沈太太都要偶尔跟着忙碌,悠之敏感的发现,自从二姨娘与三姨娘离开,母亲沈太太整个人都不同了,虽然表现在很小的方面,但是做人家女儿的,总归是能看出来。

    往日里她除了念经打坐,很少出来与他们这些儿女闲聊,家中的事情更是一丝都不多管,直接交给了大太太,二姨太和三姨太则是从旁协助。而今却不同,很多事情,她也上起心来,念经的时间都少了,每日念叨累,可是心情却极好的样子。

    悠之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

    这么一想,母亲这般,未尝没有难过寻求寄托的缘由。如今二姨娘三姨娘都不在了,父亲和母亲关系好了几分,母亲自然不需要那些寄托,而将全副身心都放在了这个家里。

    正是因为这般,悠之越发拿着家中的事情找沈太太参谋,一来二去,这宴会沈太太倒是成了主打。

    时间过得也快,很快就到了平安夜的日子,沈家的宴会是定在晚上,一大早悠之起床就看到满屋子的花,摆的十分的美丽。

    她长发披在肩上,带着笑意站在楼梯口嗔道:“不知道我会不会有什么礼物。“

    悠之的大嫂见她出来,连忙笑着招呼道:”悠悠快换衣服,下来帮忙。”

    其实很多事情自有丫鬟婆子来处理,可是她们总归也不能闲着,每样该是如何摆放,这下人们哪里知晓。

    这是沈家第一次办平安夜晚宴,丫鬟们也都觉得新奇,因此格外有兴致。

    大家都晓得,沈太太是包了红包,晚上过了十二点,要当做礼物送给他们的。往年可只过年这么一份,今次又不同了。自然兴趣十足,几毛钱都是好的。更何况据说是一块钱呢!

    大大的圣诞树摆在客厅的中央,原本客厅的真皮沙发,已经被挪在了一角,似乎是休息之用。大太太与沈涵之都是留洋回来的新女郎,对于国外平安夜庆典的装扮也是十分的清楚,因此沈家的宴会特别的西式。

    忙忙碌碌一上午,最后的收尾工作也差不多,涵之为悠之打扮,叮嘱道:“今晚少帅会到。”

    悠之已经看过请柬了,知道有陆浔的,撇了撇嘴,表示自己知道。

    总归不能因为陆浔与她的绯闻,家里其他人就不与他交往吧,如若真是这般,那可真是不好说了。

    她轻声言道:“我不靠近他就好了,四姐放心。”

    涵之正是不放心,才会提起此事,她叮咛:“虽然你是主人家,不过你年纪小,很多事情完全可以推给大人,我知道你也邀请了你的两个同学。你和她们一同好好玩儿就行,也不需要太过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放在心上。如若别人说什么,不理会就好,懂吗?”

    这个时候礼貌什么的,倒是可以放在其次了。

    悠之颔首,认认真真:“我晓得的。”

    悠之今天选择的小礼服是青草绿的荷叶裙,款式并不复杂,这裙子将她挺翘的胸与纤细的腰都凸显了出来,性感里带着几分小俏皮。正是最近杂志上十分流行的款式。

    凤喜又为悠之梳了一个有些可爱的花苞头,在花苞上镶嵌了珍珠与小梅花装饰,清新的不得了,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虽然发饰是红色,而衣着则是绿色,可没有一丁点红配绿难看的感觉,倒让人觉得只一眼就不能忘怀。

    悠之照着镜子,擦了擦口红,水粉色的唇,水滴的珍珠耳钉,什么也不做,站在那里就像是橱窗里的洋娃娃。

    其实目前北平并不流行这种装扮,女人家还是丰腴娇媚,将长长的发烫成自来卷盘起来,一身精致的旗袍,烈焰红唇才是正当时。只涵之却觉得自家妹妹年纪本就就不大,可不是适合那样成熟的装扮。成年女子妩媚动人些自是极好,然年轻的小姑娘还是清新的好似朝阳才更美。

    除却这般,她笑道:“其实我也答应九茴画报,以我们家今次的晚宴做一个主题。”

    悠之一愣,随即问道:“张雁南找四姐帮忙的?”

    涵之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自然不是,如若是张雁南找我,这事儿就不成了。”顿了顿,涵之总算是说了,“是他们老板找的我。”

    “老板?”悠之好奇,倒是不知道,这九茴画报的老板是什么人呢。

    涵之这个时候并没有打算瞒着悠之,言道:“九茴画报的老板是一个你想不到的人物,不过你倒是可以猜一猜。”

    悠之看她的笑容,思考起来,电光火石间,她不可置信的问道:“不会是陈太太吧?”

    涵之咯咯的笑了起来。捏了捏悠之的鼻子:“真是个鬼灵精,答对了。”

    虽然答对了,但是悠之还是很震撼的,陈太太是九茴画报的老板,这事儿……有点玄幻。

    “当真没想到呢。”

    涵之睨她:“没想到你还不是猜出来了。”

    悠之嘟嘴:“我也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不过说起来,陈太太今晚会到吧?”

    涵之颔首,“自然会。”

    两人正说话,就听外面三太太唤道:“涵之、悠之,你们好了没啊。”

    三太太因着有喜不能帮忙,但是整个人可是闲不下来的,只跟着着急。

    悠之赶忙出门,“三嫂可别急咧,怎么了?”

    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三太太忍不住笑了出来:“瞧你小心谨慎的,我只是想说,有客人来了。我看啊,这客人还是得你招待更合适。”

    悠之纳闷,探头,“谁呀。”

    妈呀,可别是陆浔,如若这般,那可真是哗哗哗了狗!

    她快走几步,吁了一口气。总算不是陆浔,不过……这人也不好惹,陆浔的姐姐——陆宁。

    倒是没有想到,陆宁是到的最早的。

    她马上露出甜甜的笑脸儿,唤道:“陆宁姐姐。”真是亲切呢!

    陆宁看着客厅中的圣诞树,听到这样带着惊喜的叫声,一抬头就看到小姑娘雀跃的招手,她扬了扬嘴角:“红配绿、赛狗屁!”

    悠之:“……”

    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毒舌姐。

    ---氫妇鍔炰竴-------晋-江文学网唯一正版~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8)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