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4章 .6一更

第4章 .6一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 五行天 少年王 极品桃花运 韩警官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混世矿工 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之的手工皂十分成功,东西不错,也要有个好的卖相,悠之用薄薄的香纸包了一层,外侧则是淡粉色带着梅花图案的彩纸,与其中的内容交相呼应,十分的美丽。

    经过涵之一番使用,果然与外面卖的外国香皂没有什么不同。若论香气与外观,又更胜一筹。

    涵之感慨:“倒是不想,我们悠悠还有这样的天分,只是不知是何人教你的。”先前只以为悠之是开玩笑,没想更多,现在琢磨一下,回过味儿了,悠之怎么会做的?

    悠之会的越多,沈家的人越觉得感慨,这么多年,看似关心爱护她,可实际上到底是漠视她到什么地步,如若不然,她又怎么会这么多他们压根一点都不知道的东西呢!

    悠之自己也知道往后事情越多,越不好解释,这个时候倒是觉得如若真是出国留学也不错了,如若那般,有什么都可以推托到国外学的上,但是现在不然。她嘟着小嘴儿,想着怎么撒谎才能更体面一些。然,无解。

    “我如果说这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你们相信吗?”悠之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说旁人,连最笨的沈言之都不相信。

    悠之坚定:“真是我自己研究的,其实也不是很难。要不你们来看我做?”

    其实单单看这些原材料,确实也不是那么难,毕竟没有什么比较复杂的东西,只是真的做起来有一些克数火候添加时间就要控制的很好了。

    “行了,自己研究就自己研究吧。看来,今年悠之的压岁钱倒是少不了了。”沈父倒是没有继续追问,反而是为她解围。

    悠之笑眯眯:“母亲、大嫂、二嫂、四姐五姐,一人六块,正好呢!”停顿一下,悠之笑眯眯:“咦,不如我再做一些送人,我觉得我做的比卖的好看,送人又显得有诚意,你们说好不好?”

    沈太太笑:“你若是有时间做这个,自然也是极好的。”

    说出去也十分有面子,谁家的千金小姐会做这么好看的香皂,说出去忒是体面。沈太太摸索着女儿放在她手里的香皂,感慨道:“悠悠真是能干。”

    悠悠瞄一眼四姐涵之,嘟囔:“四姐更能干吧?有喜事儿还不说。”一不小心,把自己偷看的小秘密暴露出来了。

    涵之冷笑:“沈悠之,你偷看是吧?”

    悠之立时就冲到了沈太太的怀中,如此庞然大物,撞得沈太太一个踉跄,“闹闹闹,你们闹什么,真是的。你也是,规矩点,好好的姑娘家这样冲过来,吓我一跳。涵之你说,是什么事情?”

    涵之面上有几分喜色,不过还是淡定言道:“我已经找了工作,刚接到录取通知,是在悠之他们学校做老师。”

    果然是一桩喜事。

    沈太太道:“既然是好事情,也没得什么不能说了,你这丫头,若不是悠之偷看到,怕是你还不肯说?”

    悠之附和:“对呀对呀,如果不是我去你房间里找尺子,这事儿还要瞒着呢!”

    涵之笑:“再让我知道你跑我房间翻翻捡捡,我就揍死你。”

    悠之瑟缩一下,缩起了脑袋,不过沈太太倒是言道:“你欺负她干嘛,找到工作这样的事情,难道还要瞒着吗?我们又不是那种女子出门工作就要觉得丢人的家庭。你们有优越的工作,我是很欢喜的。”

    涵之道:“我今日才收到的通知,没成的时候怎么好说,不成多丢人。这不想着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在,再说一下吗?再说了,我是年后去报道,犯不着这样早就嚷嚷出来。”

    沈父笑:“既然工作就努力一些,不要让人劝退了,十分丢人。”

    噗,悠悠直接喷了,她眨眼睛道:“父亲话里有话呢!”

    沈蕴也不理她的调侃,只道:“既然想要送给朋友,那么明日就做吧,后天休息一天,大后天给我乖乖去学校。这段日子你也放松的太久了,小半月不去上学,你患的是伤寒,作甚要休这样久,若是期末考的不好,我必不饶你。”

    言罢,不说其他,犹自上楼。

    悠之呲牙咧嘴的,“父亲太残暴。”

    既然沈父已经发话,悠之真是不敢违抗,乖乖上学,其实也是的,想她过完年就要出国,那么与同学的相处也没有多久,因此倒是珍惜起来。

    等悠之开始上学,连谢安妮都已经开始上课,她看悠之到了,言道:“我崴了脚,你竟然也病了,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

    悠之失笑,“是呀,不过虽然在家休息,但是我也有好好复习哦。你每年都要和我较劲儿,今年可不要被我比下去哦。”

    往年谢安妮与她相互之间很少理睬彼此,带着几分较劲儿的意思,谁都想拔个尖。然而今年倒并不是了,因着徐友安的关系,他们倒是成了不错的朋友。有时候想想,这种事儿真是很难说,渣男倒是让她与谢安妮成为好朋友,也是难得。

    谢安妮笑了起来,道:“就说的好像我一丁点都没有努力似的。”

    两人都笑了起来。

    徐曼宁见两人说话儿,凑到一起道:“你们倒好,都休息了小半个月呢,真是够能混的,我看啊,你们分明都是不怎么想上课,还要说什么在家也努力了,真是啧啧。”她挑眉,十分嫌弃的模样儿,只是很快的,又偷偷的吸了吸鼻子,“我咋不病呢,真不爱上课。”

    引得小姐妹几个笑了起来。

    “对了。”徐曼宁想起一件事儿,认真言道:“悠悠,我嫂子,额,就是张晴心女士,你与她关系不错吧?”

    说起张晴心,自然是认识的,两人几天前还见过,悠之连忙坐正了,问道:“有什么事儿?”

    徐曼宁点头:“我听说她非要带阿宝走,被我大伯母打了一个耳光呢。”

    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悠之,低语道:“我偷听到了大伯母与我母亲说话,说是自从阿宝走了,大伯母都睡不好呢,特别思念,十分后悔当初同意张晴心女士将阿宝带走。所以打算这段日子要把孩子要回去。他们还说,如若张晴心不还,就要偷偷给孩子偷出来。”

    悠之不可置信的看着曼宁,曼宁道:“我都偷听到了,因此想着还是找个法子告诉嫂子,免得到时候阿宝突然不见了,出了岔子。”

    曼宁其实也有点迟疑,但是思来想去,终于正义感战胜了亲情。

    悠之点头,认真:“我知道了,我会告诉张姐姐的,谢谢你,曼宁。”

    悠之回家之后就给张晴心打了电话,张晴心此时已经回奉城了,接到悠之的电话,十分诧异,悠之也不隐瞒,立时就将一切说了出来,之后言道:“张姐姐,你往后的日子小心一些,我看徐家八成还要做一些小动作的。”

    张晴心紧紧攥着拳头,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谢谢你,也谢谢曼宁,多谢你们。”顿了顿,她道:“我已经想好了,要准备出国,我回来就与父亲和哥哥说了,他们开始有些不太赞成,十分担心我在异国他乡不容易,不过现在倒是也答应了的。毕竟,我总是留在张家也有点不像话。只是听你这样一说,我这件事儿就要更加的提前几分了,如若不然,怕是就要被他们得逞。”

    悠之叮咛:“那张姐姐小心一些。”

    “哎。”

    挂了与张晴心的电话,悠之回头就看到大哥安之站在她身后不远,她有些局促问道:“大哥怎么在啊?”

    沈安之面不改色,低沉言道:“张晴心?”

    悠之点了点头,央道:“大哥不要和别人说。”八成是听到了她保密,因此悠之甜甜的笑,乖巧的央求。

    沈安之只看她一眼就坐下,冷然言道:“你觉得我是一个傻子?这样的事情,作甚要告诉旁人,那徐家是什么样的货色,也值得我一说。”说起十分不屑。

    悠之这就放心了,嘟囔:“对呀对呀,他们家很不是人的。”

    沈安之揉了揉妹妹的头,言道:“我倒是很欣慰妹妹是一个能够帮助人的磊落小姑娘。”

    悠之嘟唇笑,“那有没有奖励?”伸手讨要,直接被沈安之在掌心打了一下,道:“你这丫头,就是不乖。”

    悠之委屈,“哪儿有啊,我这么好。”

    安之笑了起来,缓和一下,言道:“有件事儿,我想要与你商量。”

    大哥突然就严肃起来,悠之倒是有几分不解,她扬头问道:“大哥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好了啊,这样用了商量这个词儿,我有点忐忑呢。觉得好不安。”

    原来,沈安之是想要开办一个工厂,关于做这种香皂的工厂,他与悠之商量,希望悠之能够让出配方。其实沈安之比别人看的明白,像是大太太三太太他们都知道悠之买了什么,也知道悠之用了这些,可是更深层次么,每一样的具体配比,该是如何做,这些他们都是只知晓大概,却不知道实际的。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是一样,原材料未必都是那种难以寻找的物件。但是具体的配方,每一样该怎么做,又是不同了。

    大体与沈悠之讲了一下,言道:“如果你做技术指导,咱们兄妹一人一半的股份,你看可好?”

    悠之真是震惊于大哥的商业概念,她虽然会做,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大批量做了贩卖,可是大哥却想到了。不过很快的,她立时言道:“我不要股份啊,都是一家人,也没有什么,只是我觉得,这样做其实得不偿失,我不知道哥哥是怎么考虑的,但是你也看到了,我开始做的成本就很大,几乎只有持平,虽然稍后与贩卖的香皂价格比有结余,但是这个结余能够支撑起一个厂子吗?洋货虽然也是卖这样的价钱,但是你可不要忘了,他们成本很低的。从利润上讲,我们如果真的做了拼不过人家,一旦他们联合起来搞价格战,我们没有优势。”悠之分析的头头是道,“贸然的开始,未见得就是最合适的选择。”

    沈安之笑了起来,拍手鼓掌:“我们悠悠果然是有智慧的,不是寻常的内宅小姑娘。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到了,至于其他的,都由我来解决,你只需要负责做出样板,并且将配方交给我就可以。原料成本我来考虑。”

    悠之还是不太赞成:“我觉得,如若是开一个皂场,倒是不如开一个手工皂教学场。”

    沈安之挑眉:“这又是什么?”

    悠之:“我们提供好原材料,也做好配比,收五块钱,亦或者更多,招揽那些名门太太小姐来做。做好的成品他们自然是可以带走的。我相信这样她们会更加有兴趣的。这样做有几个好处,一则,会将很多名门淑女名媛笼络过来,哥哥的消息会灵通,要知道,这些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二则,省去了与传统的皂场竞争。不管从那方面看,都很好。要知道,这样价格昂贵的香皂,本来也不是寻常人家会购买的,他达不到普遍性,那么就让它彻底金贵起来。”

    沈安之沉默下来,再看自己妹妹,倒是有点不可思议,他轻声道:“我的本意本是让所有人都能够用得起。”

    “可是哥哥用这个手工皂来达成这个目标,不现实。或者哥哥可以分成两步走,一部分做花色特别的香皂。另一部分则是做普通一些,与外国香皂类似的香皂。但是成本想要控制,不简单。”

    沈安之手指轻点桌面,“这件事儿,我暂时再考虑一下,稍后会给你答复。”

    悠之点头,笑道:“配方我什么时候都可以给哥哥的,我要这东西也没用,但是哥哥要综合分析一下才是正常,莫要太过盲目,现在不是盲目的时候。”

    “好。”沈安之温和。

    “行啦,大哥,既然你没事儿了,我可以出门了吧?”她问道。

    沈安之看已然是傍晚,疑惑道:“这样晚,你要去哪儿?”

    悠之笑了起来,言道:“四姐今天晚上要带我去陈家做客,据说是陈太太从国外捎回来一些极好的咖啡豆,今晚要开一个小型的聚会,品咖啡呢。”她摆摆手,“其实就是找一个理由聚一聚罢了。”

    沈安之笑:“那你还去。”

    悠之立时认真:“我自然是要去的,陈太太对我很好,我就算是谢谢人家,也要过去坐坐啊。再说我还给她准备了礼物呢。”眨眨眼,“我自己做的香皂,嘿嘿。”

    沈安之揉了揉妹妹的头,“那你小心。”

    悠之哎了一声,应了是。

    咚咚的跑回房间换了衣服,果然就是小淑女一个,涵之此时已经等在楼下,看她拎着精致的小手袋,道:“你倒是会卖乖。”

    悠之得意,“走啦。”

    沈家的小汽车缓缓驶入陈家,陈家此时已经灯火通明,看这般情形,悠之再三与四姐确认,“真不会碰见陆浔吧?”

    涵之翻白眼:“我都知道你的心意,还会不打听清楚吗?据说今晚陈士桓和陆浔、秦言他们在凯瑞斯俱乐部小聚,专门给我们倒地方,都这样说,哪里会遇见陆浔?你也太草木皆兵了。”

    悠之拍胸,“我当然怕啊。”

    傍晚起了风,又飘起了小雪,姐妹二人下车,悠之拉了拉外套,嘟囔:“好冷。”

    没走几步,想到礼物还落在车里,言道:“四姐先进门,我回去拿东西。”咚咚跑开,果然姐儿爱俏就要能坚持住寒冷。

    她瑟缩一下,转身准备一鼓作气的跑回去,只是这么一转身就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陆浔低头看她,轻声笑:“沈六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悠之“啊”了一声,不解的看他,随即后退一步,只是这样又被他抵在车门上,他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了悠之的肩膀:“冷了吧?快进屋。”

    真是温和的紧。

    悠之有些尴尬,言道:“衣服……”

    陆浔笑:“你不会怕到连我的外套都不敢用了吧?我以为,我们的关系没有那么生分。”最后一句是在悠之耳边言道,带着几缕特殊的意味儿。

    悠之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火烧云。

    “少帅这样,似乎不太好吧?”扬起脸蛋儿,死死盯住了他的眼。

    “哪里不好?愿闻其详,我以为,自己是好心。”

    悠之:呵呵!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4章 .6一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