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4章 .1二更,愚人节快乐

第4章 .1二更,愚人节快乐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涵之与沈言之过来的时候就见悠之一脸惆怅的盯着另外两个人发呆,那精致的小脸蛋儿都快愁出水儿来了。

    涵之连忙上前帮衬着将陆宁扶进了车里,而秦希则是交给了沈言之,沈言之惊奇道:“倒是没想到,秦家那个纨绔子弟竟然和你们在一起。”不过又想到秦家与陆家的关系,也不说话了,就觉得也算是理所当然。

    悠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感慨言道:“看我累的,这大冷天儿,我都是出汗,多惨。”

    涵之懒得与她言道更多,吩咐了沈言之开车,她与悠之坐在陆宁的一左一右,问道:“该是怎么送人呢?”

    悠之指了指前边坐在副驾驶座位置背出师表不停歇的秦二少,言道:“先给他丢回秦家吧?”

    沈言之:“可以给他带回咱们家啊,到时候让秦大少带走得了。反正他们还没走呢,不过说起来这两个人也太没有眼力见儿了,都什么时候了啊,还不赶紧走人,母亲都困得不成样子了,只是他们不走,大家倒是也不好去休息。”

    悠之无奈的看着自家单纯的哥哥,言道:“他们是在等我回去啊,我回去了,就相当于陆宁也到了啊。这都不懂。”

    此时陆宁倒是睡了过去,轻轻的靠在悠之的肩膀上,呼吸均匀,没有了开始时候歇斯底里的抱怨。只是悠之看她睡得香,也愁。等明早这位大小姐醒了想响起一切,该不会把她给杀人灭口了吧?越想越是担心,哀怨的瞄涵之,“四姐啊,你说我咋那么倒霉呢,竟是招惹不能惹的人。”

    涵之轻笑:“要不你出国留学得了,彻底的一劳永逸,给这些人都躲开去。”

    悠之坚定的不肯,这一辈子,她不想出国了,她要守着家里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很担心,很担心像是前生那样,离开了家,从此就回不来了。等她想回来,这个家也已经七零八落。

    这样一想,越发的坚定,认真:“不,我才不要去什么国外,没意思。再说,如果真的想要好好学习,也不看是在哪里,你看林洁,即便是去了国外还不是只会勾引男人。哦对,当然,她的才华也是不可否认的,但是除却个人才华之外,我一直都觉得,她的个人道德成问题。可见,良好的教育并没有让她变得多好。而有一些能人,他们即便是没有出国,一样也是在自己的领域成为一个强者,能被我们尊敬。”

    涵之不过是随口一眼,倒是不想悠之到时候认真起来,对于这样的事儿,她向来是不强求的,哼道:“你整天大道理一堆一堆的。”

    悠之吐了吐舌头,倒是开车的言之言道:“什么勾男人啊,你看你们女孩子,就是嫉妒,我倒是觉得林洁这人不错,又美又温柔又有才华。哎呀。”被身边的人打了一下,秦希横眉冷对,认真道:“林洁就不是好东西。”

    沈言之还真就无语了,不过他倒是也不能和一个醉鬼分辨,更何况,这个醉鬼年纪还不大,他有失分寸。

    “好好好,不是好东西,真是,你知道什么女人啊。”言之嘟囔。

    “啪”又挨了一下,秦希十分鼓着脸,认真的不行,“林洁不是好东西。”

    “好呀,听你的。”真是的,好端端的让酒鬼揍了两下。

    悠之看三哥不以为然,又想到周玉秋的事情,来了气,道:“你们男人就只看脸和胸,这两样都有,再怎么虚伪,你们也是看不见的,肤浅。”

    沈言之冤枉的很:“哪有。”

    悠之才不相信没有呢,她又问道:“最近你的贴心小猫咪有没有再找你?”

    沈言之有点懵,“贴心小猫咪?谁啊?”记忆里没有这么一号人啊。

    悠之眨眼睛,“就是周玉秋啊。”

    说起这个,言之真是不知如何言道才好了,他其实是有点心疼周玉秋的经历的,也时常帮衬着照顾一些,但是就如同与悠之言道的那般,他还真是没有想要做什么。如果真是想要做什么,他还是人吗?再怎么也是三姨娘的妹妹,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再怎么着也不会不如兔子吧?

    只是上次因为此事与悠悠吵嘴,他就避讳了几分,妹妹说的对,要是传出更加不好的,那可如何是好?可是这么一疏远,倒是疏远出问题了,周玉秋竟然给他写了一封情书,而现在,情书还藏在他的鞋底呢。

    这可如何是好。

    “没,没找我。”有些心虚,大冷的天,出来汗了。

    “三哥骗人的吧?”悠之看他心神不定的样子,还真是一点都不相信了。

    “怎么回事儿?”沈涵之也是盯紧了言之,“三哥不会真的与周玉秋有瓜葛吧?我看周玉秋就不是省油的灯。也只有三哥你才会将她当成好人心疼不已。看来我该是与父亲谈谈了。”

    姐妹二人咄咄逼人,沈言之简直要汗如雨下了,他结巴言道:“你们,哎不是,你们,你们别和父亲说啊,这好端端的,和父亲说什么啊?我鞋歪不怕脚正,哎不对,我……反正我真的和周玉秋没事儿,你们别去父亲那里说啊!她是给我写了情书,可我不是没回吗?我还藏在鞋里呢。”

    一不小心,说漏了,捂嘴都来不及。

    悠之:“我就说她不是好东西,你赶紧交出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沈言之:“……”

    人家别人家的妹妹,温温柔柔,客客气气,贴心可爱;他们家的妹妹,凶残凶残凶残。

    “你们可不能回去时候,你三嫂那里更不要说,她本来就对这事儿反感。”虽然夫妻关系一般,但是他也不想惹事儿不是。

    “拿来。”悠之又一想,叨叨:“你竟然藏鞋底,真脏。”

    言之惆怅:“我这不是没地儿放了吗?”

    ……

    一行人将出师表小青年送回了家,总算是拐回了沈府。

    陆浔出门充满歉意:“家姐见到旧友,心中高兴,有些失态,还望见谅。”

    沈父送客自然也是说的体面,“下次定要让陆小姐来府中用餐,如若陆小姐能来,实在是我们沈府的荣幸。”

    悠之因着之前搬动陆宁,衣衫有些凌乱,她站在沈父身后,真是一个听话的好女儿。

    陆浔的视线再次经过悠之,含笑:“多谢沈六小姐对家姐的关心照顾,他日我必然登门道谢。”

    悠之巴不得他不来,只淡淡的笑,连一句客气话都不说了。

    陆浔并不奇怪她会如此,小女孩儿嘛!

    客人一走,又是三堂会审,好在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听闻悠之与陆宁关系不错,沈父突发奇想,“其实你认一个干姐姐也是好的。”

    言之无语了,道:“我说父亲啊,咱们吃相能不能不这么难看啊。这让人知道我们这么巴结人,不是叫叔叔就是认干爹,现在又是干姐姐,唉呀妈呀,丢人。”

    沈父一个砚台就砸了过去,沈言之堪堪躲过,不敢吱声了。

    “蠢钝如猪。”

    沈言之得了这四个字儿,情书又被悠之搜刮走了,耷拉着脑袋迅速的闪人了,今日不利于出门啊!

    看悠之一副精明的样子,沈父倒是欣慰的,言道:“父亲也不指望你嫁的多么好,但是陆家与秦家都不太合适。而且这二人又太老。”

    不用多说,悠之握住了父亲的手,认认真真:“父亲放心,我都懂的,我更是理解您的一片苦心,才不会羊入虎口。”

    沈父点头,沉默一下,问道:“你刚才干嘛了?你这手怎么有点臭?”

    悠之:“……”

    …………………………………………………………………………………………………………………………………………………………………………

    陆浔与秦言分别开了两辆车,陆浔透过后视镜看躺在后座的女郎,开口:“大姐不需要装了,起来吧。”

    陆宁听了,果然是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她看着陆浔,轻笑:“你怎么知道我是装的?”

    陆浔给她一个眼神,似乎这个问题很傻。他们姐弟二人又何时在奉城以外的地方醉过呢!

    不安全的地方,没有绝对安全的人,他们都不敢,一丝也不。

    陆宁靠在后座上,摇开车窗轻声笑,“你不会拆穿我吧?”

    陆浔反问:“大姐怕被拆穿吗?”

    陆宁摇头,“也不太怕。”笑了起来。

    陆浔看着陆宁的脸色,沉默一下,言道:“大姐这又是何苦,没有沈悠之,也有别人。秦言总会喜欢上别人。”

    陆宁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她仓皇的看着窗外萧瑟的风景,那枯树一棵棵从她眼前快速的过去,她道:“可是他不能和我弟弟抢。而且,我也需要一个机会。”

    说起这个,陆浔是有些奇怪的,他轻轻扬着嘴角,“其实大姐有些矛盾,你明明不太赞成我与沈悠之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现在又是这般。未免变化的太快了一些,难不成那次酒醉就让你觉得沈悠之是可以深交的人?我想,这可不是我大姐能过做出的决定。”

    姐弟二人难得的谈心,他们都并非善于表达亲情的人,又是局势复杂,北师十分的繁忙,他们都没有时间,没有时间相互谈心。

    陆宁没有动,只是轻言:“我没有做出任何决定,只是多给了你一个机会,少给了秦言一个机会。”顿了顿,她突然就笑了起来,笑容十分灿烂,她轻飘飘言道:“也许,你们都没有机会,我真正希望的,是我们谨希有机会。青葱灿烂的青年男女,他们才是最合适的。你和秦言……老了些。”

    这不是陆浔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老,他燃起一根烟,“身体好就行,老不老也没什么关系。”

    陆宁翻了个白眼,“你就这样说话,怪不得小姑娘看不上你。不过……”她拍拍陆浔的肩膀,言道:“沈悠之其实如果真的能被你拿下,未尝就不能担起应该担起的责任。我看她收拾她三哥,可没什么心软,我就喜欢不心软的姑娘。”

    陆浔挑眉:“难得看大姐夸人。”

    陆宁冷笑,“那是因为有太多人不值得我夸奖。”

    ………………………………………………………………………………………………………………………………………………………………………………

    吾爱三哥,展信悦。

    与君相识微时,感君侠义,心中对您生出情愫……

    悠之刚读了一句话就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她揉着胳膊,还没等继续看,就被涵之抽走,涵之道:“小姑娘莫要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污了你的眼。”

    悠之指指信,声音里带着几分俏皮,“周玉秋没有读过几天书呢,怎么会写这样的信呢?该不会是花两分钱去报摊写的吧?”

    现在许多报摊也是有代写信这样的项目,与旧时代写信的营生相同。

    涵之捏着信,道:“几次三番警告,她倒是不放在心里。”

    说起来悠之并不知道,但是涵之他们却是知晓的,周玉秋虽然不住在沈家,但因为是三姨娘的妹妹,又没有什么工作,因此每个月是要在这边领十五块块的零花钱的,这钱虽然不多,但是她只一个女孩子,却也是极够极够的。

    可是饶是如此,她却总是想着能够巴上这边,又是故意去市府找工作,故意给沈言之写情书,小动作不断。

    看样子,这就是一个白眼狼,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贪得无厌。几次三番,已经让家中长辈十分不喜,也明里暗里的警告了几分,如若再是这般,就是要断了这零花钱,可是周玉秋总是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背地里又是阴奉阳违。

    “父亲念着三姨娘的情分没有将她撂下不管,她倒是越发的得寸进尺,我看她就是想要进门分一杯羹的。”涵之冷笑,“我并不轻视堕入风尘的女子,但是不得不说,有些女孩子,本身也是好逸恶劳,想着赚快钱,一步登天。”

    悠之咂摸了一下四姐的话,“家中她唯一能扒上的也就是三哥了,别人哪里会理她,三姨娘这人还是知道进退的,不会乱来,也是有理有据。”

    正是因为三姨娘明白事理,沈父才不好彻底的不管了周玉秋,总归是三姨娘的妹妹,但凡三姨娘有一点不靠谱,怕是周玉秋也就可以轻易的处置了。

    “姐姐,我前几天听徐曼宁说,市府要安排人去奉城那边工作一年,她很担心她哥哥会被安排过去呢。”悠之想到了这事儿,轻声道。

    涵之一愣,随即审视小妹妹,道:“你是说……?”

    悠之笑了起来:“三哥去那边待一年也好啊。”

    北师会越来越强盛,三哥去奉城多少也能接触一些北师的官员,这是其一。而其二,倒并非躲着周玉秋,而是换一个好一点的环境,三姨娘既然是明白事理不会为周玉秋传信,那么这个信件就必然是三哥那些狐朋狗友帮着传的。那么离开北平,与这些人疏远,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儿了。等一年后回来,有些酒肉朋友大抵也就散了几分。

    “我与父亲说这些,父亲不会听,但是姐姐可以与父亲分析一下啊,我觉得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极好的。三哥身边没有了那些酒肉朋友和红颜知己,与三嫂的感情也能好上几分。”悠之神秘兮兮的,“说不定能让我们早点抱小外甥呢。讨厌外面那些莺莺燕燕。哎呦。”

    泪眼巴巴的看着涵之,指控道:“四姐怎么打人呢?”

    涵之:“小孩子别整天给我研究那些没用的,这事儿我去和父亲说。”

    悠之:……生孩子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不生孩子,难道我们是从石头里跳出来的吗?又不是孙猴子。

    涵之盯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甭给我玩儿路数。”

    悠之苦闷:“霸道!”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4章 .1二更,愚人节快乐)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