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3章 .30一更

第3章 .30一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 五行天 少年王 极品桃花运 韩警官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混世矿工 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晴心看着眼前两个小姑娘,都是明媚照人的类型,笑道:“倒是不想会在这里碰到你。”

    悠之言道:“恩,我们过来秋游。张姐姐还好吗?”

    有些担心的望着她,张晴心这次离婚似乎并没有让她太过憔悴,她轻声笑了起来:“一切都好,谢谢你。”

    其实张晴心也没有想到最后帮了她的会是沈悠之,她也不知道沈悠之为什么对她一见如故,但是仔细想来,许是人和人之间也看一个缘分吧。而这次张侃也曾私下与她明言,之所以会帮忙,完全是因为沈悠之的面子。

    虽然不知道其中具体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张晴心还是十分感激,只是有旁人在,她不好多说,只这样深深一句谢谢。

    悠之倒是不放在心中,为张晴心与谢安妮互相之间做了引荐,谢安妮原本以为张晴心是一个旧式太太,但是看她谈吐言行,并非没有读过书的粗鲁女子,十分的有涵养,这般情形之下,她倒是不知如何言道,只觉得内心羞愧。

    不过好在悠之是活跃气氛小能手,很快的功夫,三人就打成一片,连谢安妮都觉得与张晴心相见恨晚,待三人告别,张晴心再三言道他日必然要请他们到府里坐一坐。

    悠之笑眯眯的应了。

    因着此事,谢安妮更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也越发的开始为稿子润色。

    时间过得也快,秋游的日子很快就过去,转眼到了回程的时间,等众人上了火车,悠之看着缓缓开动的火车,又看车窗外的落叶,感慨道:“天气真的冷起来了。”

    这几日徐曼宁也有些怏怏的,她看着窗外,萧瑟道:“有时候想想,可不就是世事无常吗?”

    悠之笑了起来,劝慰道:“你小小的姑娘,为何这般悲春伤秋,年轻人该有活力耶。”知晓曼宁许是因为徐老师的人品难过,又道:“人啊,最要不得的就是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曼宁嘟嘴:“你又知道了。”因着那天晚上悠之不在,曼宁以为悠之什么都不知道,悠之浅浅的笑,也不说什么。

    等傍晚火车抵达车站,车站已经聚满了人,都是来接学生的家长,悠之远远就看见三哥与四姐等在了那边,招手呼唤,又转头与其他人言道:“我先走啦。”

    真是一刻都不停留。

    沈涵之拉着她检查,见她没事儿,总算是放心,道:”你真是要吓死我。”大半夜往回打电话求助,这个死丫头。

    悠之讨好的挽住四姐,索性将箱子交给沈言之,笑嘻嘻:“姐姐放心,我已经搞定一切啦。不过陈太太真是一个好人。”

    沈涵之也不好在外面说更多,只捏了一把她的脸蛋儿,言道:“你呀,平日里就不能少给我惹点事儿。去一趟奉城,招惹那么多是非。”

    悠之吐了吐舌头,撒娇:“姐姐,天气本来就冷,您这样批评我,让我心里更加发凉哩。”

    倒是会编排人,沈涵之瞪她,不过到底也是不舍得她的,言道:“好了,快些回去好好的休息,早上变天的时候母亲担心,言道你似乎并没有带什么厚外套,只恨不得亲自去奉城给你送一件。”

    悠之恩了一声,钻进了轿车。

    真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还是回家最好。

    她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将自己买的礼物分给了各人,之后窝在沙发上吃果子,三太太喜盈盈的上前,言道:“看三嫂想不想着你,前几日旁人送我一盒子香皂,是法国货,十分紧俏,这边买都买不到的。我独独给你留着了。”

    悠之雀跃的收下,打开一看,果然十分馨香,还并不是一般的方形,而是一朵花的样子。还真是十分稀罕的物件儿了。

    她嗅了一下,笑道:“谢谢三嫂,三嫂最好。”

    正好二姨太下楼,她笑:“悠悠是家里的宝贝,自然人人都稀罕。”

    悠之嬉笑道:“我们都是一家人,自然是彼此珍爱啊,二姨娘说对吧?”

    二姨娘在家中一直默默无闻的,看似是个十分老实好相处的人,但是悠之偏是对她喜欢不来,总觉得这温柔里带着一分假。而自从上次三哥和三姨娘的事情之后,悠之更是在内心对她有些隔阂,那般的行为举止,与一贯表现的老好人还真是判若两人。

    不过既然父亲没有查出是什么人,这件事儿销声匿迹了,悠悠倒是也不妄加揣测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可是她内心深处对二姨娘是有一分怀疑的,就算不是她,就单看她那日那个劲儿,也让人不舒服了,也太迫切了一点。

    “一家人自该如此。”

    “铃铃铃”,电话声响起,悠之望了过去,就见丫鬟阿月道:“六小姐,您的电话。”

    悠之咦了一声,问道:“什么人?”

    阿月轻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悠之连忙接过电话,“你好,请问哪位?”

    “沈悠之,是我。”竟然是陆宁的声音,悠之真是差点惊掉了下巴。她倒是没有想到陆宁会给她打电话。自从那日酒后,她又在奉城待了几日,但是陆宁他们倒是再也没有出现过,悠之正松了一口气呢,她竟是打电话来了。

    陆宁声音依旧是那般冷冰冰,“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这人有点狗屎运。”

    “啊?”悠之有些不解。

    陆宁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悠之一脸的迷茫,有些呆滞。二姨娘连忙关切问道:“怎么了?有人欺负你?”语气轻轻上扬。

    悠之纳闷的看了二姨娘一眼,言道:“没事儿啊,就是在奉城认识的一位小姐,她打电话问候我一下。”

    不过陆宁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也真是怪了事儿了。

    悠之调整一下心情,收起香皂,蹦蹦哒哒的上楼:“谢谢三嫂,爱你哦。”抛了一个飞吻。

    三太太一怔,随即笑着言道:“这丫头越发的调皮。”

    说起来,香皂这种东西手有些稀罕,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只是做的这样好看的,少之又少。她摆弄香皂,想到自己留学的时候曾经与同窗一起去做手工香皂,笑了起来,其实她也会一点点的呀。

    改日倒是可以试一试的。

    悠之突然就觉得,一切都很好呢,什么都很好,她没有私奔,凤喜没有死,三姨娘没有死,哥哥没有瘸,三嫂也不是前世那般沧桑。她重来一次,别人的命运也发生了转变,那么不管怎么样看,这都是最好的。

    虽然她还是结识了陆浔,没有拍九茴画报也结识了陆浔,但是到底过程不同了。她把握住自己,总归没有大问题的。

    说起九茴画报,悠之一阵风一样的来到涵之的房间,涵之此时正在听音乐,见悠之到了,问道:“有事儿?”

    悠之点头,她讨好的凑过去,笑着嗔道:“四姐啊。”语气拉的长长的,一看就是有所求。

    涵之也习惯了,“好啦好啦,可别给我来这个美人计了,对我哪里有用,说吧,你又要做什么。”

    悠之爬到床上,盘腿儿坐好,“我知道过几天二姐就回来,不如我们去九茴画报拍封面照吧?我知道,张雁南又找了五姐几次,十分锲而不舍。”

    涵之诧异:“你不是不愿意吗?怎么转眼的功夫又愿意了,倒是海底针一样的心。”

    悠之掰手指言道:“也没有什么啊,就是觉得其实能拍封面也是很好看的。”

    涵之点她的头:“你呀,整日的捉妖,也不知都在干什么。你刚回来,我还没与你说呢,二姐过几日不回来了,她要随二姐夫去一趟国外,快则两三个月,慢则四五个月。所以我们家就算是拍照,也不可能四人都聚齐。”

    悠之苦瓜脸:“哎呀。”

    涵之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悠之总算是说了实话,“我们帮张雁南这个忙,去拍了封面,她不是就该投桃报李将我的文章发表吗?哎呀,其实也不是我自己写的,我写了总的提纲和风格,内容是谢安妮写的。就是与你说过关于揭穿徐老师真面目那件事儿。”

    说起这个,涵之自然有自己的主意,“你到时候把这个给我,我负责给你投上去,其他的你不需要管了。用来交换可不妥当,张雁南人是不错,但是这样直白的投稿,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差错,我通过别的靠谱的人投过去。迂回一些,但是与我们扯不上什么关系。”

    悠之感慨:“姜还是老的辣。”

    涵之翻白眼:“我只是希望事情更稳妥一些。若按照你们小姑娘想的,早让人坑死了。”

    悠之在床上打滚,“我知道啦知道啦。”

    翌日。

    悠之看着谢安妮手里的成稿,看哭了眼,道:“安妮,经过你的调整,我都看哭了呢。”虽然知道都是假的,虽然知道都不会发生,但是悠之还是掉眼泪了。她是想到了前世因为徐友安悲惨的那些女孩子。

    他自己并不觉得这是多么的不好,只觉得别人仰慕他的才华,得到他的人已经是万幸,该是高呼感激之情。却不想,自己真正害了多少人。

    谢安妮咬了咬唇,言道:“我真的写的那么好吗?”

    悠之点头:“自然。”

    她终于放下心来,言道:“我写着这个的时候被我家中的兄长看到了,他觉得我写的特别好,坚持要替我投出去,你看……”谢安妮觉得自己有些不堪,这分明就是窃取别人的劳动成果,虽然大部分内容是她写的,修改的,但是没有沈悠之的框架,没有她开始的主线描述与整体的风格走向,她自己是捋不清楚的。

    这样一想,立时摇头:“这个,我不会据为己有。”

    悠之:“……”她道:“这本来就是你写得多啊。”

    她将投稿的利害关系说了一下,又道:“我本来就没想以自己的名义投出去,事儿多啊。”

    她不是怕事儿,只是有些不必要的事儿,能不惹就不惹吧,免得给家中别人造成负担,要知道,她现在其实个人并没有十足的能力做这些。

    听了这样一番话,谢安妮沉默一下,认真言道:“那既然如此,这篇文章就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好不好?全权由我来处理。”

    悠之没说话。

    谢安妮笑:“我不怕得罪徐友安的,有本事他当面与我对峙啊!且不说别的,我哥哥那里,就是不怕的。”

    谢家没有人在官场,单是从这方面来说就不怕惹麻烦,而且谢家与帮派又有些或多或少的关系,自然更是没问题,她笑道:“我哥哥说,巴不得我们家有一个文人呢。省的外出做生意,人家都说我们家是土暴发户。”

    噗,悠之直接笑了出来,“那你哥哥知道这是影射别人的吗?”

    谢安妮沉默一下,道:“不知道。”

    悠之贴心,“我觉得该是将利害关系说清楚,如若他还是愿意,那就全交给你,我呀,巴不得有人能者多劳呢。其实我忒懒。”

    谢安妮握住了悠之的手,“悠悠,谢谢你。”

    悠之翻白眼:“谢什么谢,都是你自己写的,我只是做了那么一点啊。”

    不管什么时候,大家对于文章都是看中的,能像悠之这样不在意的,还真是没有几人。而悠之虽然外表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但是总归是重新活了一次的人,顾忌还是多了几分。

    或者说,她还是那个任性的她,只是涵之的话让她明白,沈家不是看起来那么强大,她不能沾染太多的麻烦。

    虽然悠之有些担心谢家兄长会觉得这事儿不妥当,但是第二日见谢安妮的表情十分轻松,竟然是同意的。她感慨,果然是每个人的关注点不同。

    谢安妮拉着她来到没人的地方道:“我和我哥哥说了这是影射徐老师,我担心自己的同学受骗,所以才畅想了一下,写了这个。我哥哥竟然说我这样侠义心肠,极好。他还亲自要为我投稿呢。”

    悠之:“……”

    这事儿有人代劳,悠之自然要通知涵之,涵之提到这个谢家哥哥,没什么印象,不过谢家有帮派背景,这点她倒是知道的,言道:“与人交往不问出身自然没问题,但是也要注意一个度。女孩子无所谓,别太接触他们家人,不是我这人小人之心,只是他们家鱼龙混杂,免得你被误中副局。不知怎的,我觉得你就是惹麻烦的体质。”

    悠之默默无语了,好像真的是如此呢!

    没几日的功夫,据说是稿子投了出去,悠之感慨,谢家人动作倒是快。

    投稿,中稿,排版,上市,总是要经过一段时间,这么一折腾,大概也一个来月过去了。

    眼看天气越发的冷了下来,这几日的清晨沈母都念叨看样子快要下雪,果不其然,一大早起来还真就是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的。

    悠之穿了厚厚的长外套,带着护住耳朵的帽子,一点都不顾及好看与否,像是一只小熊。

    看她这个样子打扮,出门晚的沈言之直接喷了,道:“我说悠悠,你这是作甚。怎么,要扮熊吗?”

    悠悠翻白眼不乐意,这个哥哥,真是不靠谱,她理直气壮:“我上学也怕冷啊,再说今天下雪了,我们可以出去打雪仗哩,我做好准备,这样谁也别想攻击我。”

    沈言之:“哎呦喂,真蠢。”

    悠之才不理他,若说蠢,有人能蠢过她家哥哥吗?必须没有。

    说起来还真是,明德是女中,女孩子总是要顾忌一些好看,因此像是悠之穿这样的,少之又少。

    徐曼宁取笑道:“我说悠之,你今天的日常是扮演大熊吗?”

    悠之不服气:“有本事我们出去打雪仗啊,看看谁吃亏。”

    徐曼宁啧啧道:“好粗鲁,我们就算出去也是堆雪人,干嘛要打雪仗。”言罢笑了起来。

    悠之扁嘴。

    “走啦走啦,出去堆雪人。”也不知是什么人这样呼喊了一句,女孩子们倒是都穿了厚外套出门,安妮与曼宁拉着悠之,感慨:“你穿的真是有点多了。”

    悠之:“谁冷谁知道。”

    等浩浩荡荡的到了操场,已经不少别班的女孩子开始堆起雪人来,大家存了较劲儿的心思,互相比着谁的更好。不一会儿的功夫竟是都满头大汗,悠之吁了一口气,看着自己臃肿的身材,默默的后悔三秒钟,只是……这个时候必须死鸭子嘴硬,哼!

    就在姑娘们玩儿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一辆汽车缓缓的驶入了校园,陆林回头看坐在后座闭目养神的少帅,禀道:“少帅,到了。”

    陆浔总算是睁开了眼睛,他有些疲惫,有些沧桑,不过倒是依旧英朗。

    他摇下窗户,戴着黑皮手套的大手搭在了车窗,心中暗自寻思,会不会如同上一次那般,只那么一个不经意,就看到了那个小姑娘,那样的巧合,又那样的有缘分。

    他本是十分不相信缘分这些东西,只那次,那么一瞬就让他……噗!

    陆浔喷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3章 .30一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