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21章 二更合一(3.27)

第21章 二更合一(3.27)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风轻轻的吹在脸上,带来阵阵凉意,悠之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看着天空繁星点点,琢磨起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很多事情发生的太快,倒是让她根本没有思考的空间,只能这么跟着事情的推动往前走。

    细想想,很多事情的处理十分不美。想到这里她笑了起来,对自己摇头,“沈悠之,即便是重生一次,你还真就不是万能的,十全十美,压根没有。”

    曾经熟悉的那些人一个个的轮番出现,让她失了分寸,也忽略了很多事情。既然有了重来的机会,难道她还要与陆浔勾搭吗?这自然是否定的。可是这次事件也让她看明白,按照陆浔的家世,只要他有了这个心思,哪怕是指流露出来一分,那么也会有人前仆后继的为他做事。

    有时候不是她想与不想,而是她没有选择的机会。即便是她的父亲不同意,如若真是逼迫到身上,怕是为了全家,父亲也未必就会死咬住牙关,人总归不是只有一个人。

    如果想要能够与陆浔对抗,那么就要成为一个强者。

    就算是不能成为一个强者,也要成为一个陆浔忌惮的人,一个他不会轻易动,别人也不会轻易动的人。她该怎么办呢?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涵之端着高脚杯靠在阳台看星星,不经意的转头,就看到小妹也在,她慵懒的靠在藤椅上,长发随着风轻轻摆动,小脸儿十分严肃,似乎想着什么。这样的悠之,突然就让涵之觉得她长大了,或者说,她不是自己看到的那个天真简单的小妹妹。

    悠之诧异的回头,顿时笑眯眯的凑到离涵之阳台最近的位置,伸手:“我也要喝。”

    得到涵之一个白眼,涵之道:“你一个小丫头,喝什么酒。”

    悠之不服气:“我千杯不醉哩。”那些一个人的悲凉夜晚,不喝酒又能做什么呢,算起来,她沈悠之真是千杯不醉,只是现在倒没人肯信。

    涵之:“你赶紧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吧?这么晚不睡,明早起不来可别怪父亲责备你。”

    悠之缩了缩脖子,想到今天已经得罪父亲了,还是老实一些吧,不然真是要被父亲嫌弃了,立时就举起小手儿,做投降状,“我现在就乖乖睡觉,只是我要申辩,我明天不需要上学呢,休息。”

    涵之满意点头,寻思了一下,低语:“那你开门,我有话与你说。”

    悠之“恩”了一声,蹦跶过去开门,沈涵之的房间与悠之紧挨着,进门也不坐下,只道:“我过来只是与你说一件事儿,你也不要瞒我,我知晓那日你与陆浔在一起,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悠之扶额,她以为没人知道,结果其实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呢。

    “没有。”

    涵之审视一下她,颔首道:“没有就好,我知晓陆浔对你有兴趣,他的眼神太过炙热明显。不过你也不需要太过担心,你不愿意,按照他的人品倒是也不至于强迫你。只是他身边的人总是有些不着调的,你只需要知道,如果我们都不在你身边,有事儿你就找陈太太,我与她关系极好,她会帮你。”

    悠之哎了一声,揣测这次事情应该就是陈太太告诉四姐的,她好奇的凑到涵之身边,疑惑言道:“其实我一直都挺不明白的,陈太太与陈士桓看着一点都不合适啊,怎么就能凑成一对儿了呢!”

    涵之捏了她白藕一样的胳膊一下,道:“小孩子家家的,管那么多作甚。睡你的觉。”为她拉好被子关灯,叮嘱:“赶紧睡,明天与我一同出门。”

    ……………………………………………………………………………………………………………………

    车子缓缓的驶入陈家,悠之看着眼前的小楼,想到那日在这里揍人被陆浔看到,微微摇头。

    车子停好,涵之拉着悠之登门,陈太太一早就等在了家中,带着笑意开门,今次倒是一身洋装,十分的美丽。

    “我一大早就等着你们,快进来。”今次没有了音乐与绚烂的灯光,悠之细细的打量,发现这里富丽堂皇,满是有钱人的气息。

    大抵是察觉悠之的视线,陈太太含笑:“这是我家先生喜欢的风格,他就喜欢这样金灿灿。”

    悠之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随即掩住嘴,大眼睛水汪汪的,带着几分不好意思。

    陈太太一看就喜欢她,这般鲜活的女孩子,谁人不喜欢呢,她笑着将沈涵之与悠之引到厅中,吩咐下人:“去将我今早准备的咖啡煮了。”之后与涵之悠之言道:“你们可要好好的试一试我的咖啡,国内很难买到的。”

    涵之爽快的笑道:“那是自然。”又推了推身边的悠之,言道:“真是没有规矩,见了人也不知道打招呼。”

    悠之立刻:“陈太太好。”

    陈太太含笑:“在国外的时候就时常听你四姐说起你,总是悠悠这般,悠悠那般,那时我就十分好奇,悠悠是个什么样子。现今回国一看,果真是想象中的那般聪明可人。”

    涵之道:“怕是见面就失望了吧,这就是个小猴子,每日没有个清闲。”

    悠之扁嘴,“姐姐欺负人呢!我哪有啊,我这么好,又文静又乖巧,与猴子可说不上话。”

    这般言道,引得几人笑了出来。今次除却涵之悠之姐妹,陈太太还邀请了其他几个友人,不多时的功夫,陆陆续续的到了,人倒是不多,都是北平的名媛小姐,张家姐妹也在其中。

    张雁南一进门就言道:“能一起坐坐再好不过,我还欠着沈六妹妹一份人情哩。”

    这些贵族女子之间也没什么秘密可言,大家都听说了沈家六小姐与张家二小姐比试的事情,因此都是知晓说的是什么,均是笑了出来。

    大家其实也无甚而已,只是看在张雁北的眼里却又不然,她直觉认为,这些人是觉得她技不如人,输给了沈悠之,因此笑话她呢。这般一想,不快就挂了几分脸。

    悠之看她这样,再次奇怪自己前世看人的眼光,为什么前世她就觉得张雁北这人不错呢!果然是一叶障目吗!

    其实仔细想想,悠之也不难理解,那个时候她与张雁北接触不多就去了奉城,后来她留在陆浔身边,地位已经不同。张雁北自然是会巴结她,而现在她们都是普通的少女,也就没什么需要伪装的了。

    “现在的女孩子可比我们那个时候强多了。我们那个时候读书能读好都是万幸,现在的女孩子已经开始玩枪了,当真是时代不同了。”陈太太笑言。

    涵之笑着言道:“那早些年还要裹小脚呢,可不是一概而论的。我母亲时常说,万没有想到女子还能光明正大的去学校念书。”

    一旁的方小姐言道:“这话说的对。”

    这些小姐悠之都不太熟悉,她乖巧的坐在一旁,是安静的做一个小妹妹。

    方小姐说完,又看向了悠之,言道:“这就是六小姐吧?真是个清新脱俗的小美人。只不知岚之这次怎么没过来呢?先前我听miss赵说,岚之的一串珠子又润又美,正想看看成色,问问是哪家买的呢!我过几日要去一趟上海,正缺一条珠子配旗袍。”

    涵之笑:“她今日确实有事儿不能过来,不过那串珠子我倒是见过,确实很好。等我问了她哪一家购买,给你电话。”

    “如此极好。”

    女人说到首饰与衣服,总是多了几分可聊,饶是涵之也不例外,看她们说的快活,悠之眨着大眼睛打量着墙上的画作。张雁北看悠之的视线落在画上,哼了一声,嘟囔:“装模作样。”

    声音不大,但是也不是听不见,张雁南有些尴尬,偷偷的掐了雁北一下,雁北自然也知道不能在这样的地方失态,因此努力露出一个笑容,言道:“看悠悠对画好像很懂呢!倒是看的起劲。”

    顿了顿,言道:“不知这幅画又是出自什么名家之手,我想悠悠看了这么久,该是知晓的吧?”

    悠之挑了挑眉,笑了起来,“这幅画吗?”

    张雁北道:“难不成悠之不知道吗?”言语中带着几分挑衅。

    如若说原本有一分的看不上沈悠之,在陆浔对她青睐有加之后,这一分就变成了十分,那样英明神武的男子,只一眼就让人难以忘怀,张雁北恨不能立时就冲到他面前,成为他的红颜知己,亦或者……成为他的妻子。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沈悠之而乱了分寸,他不仅没有看见她一分的好,还将视线放在了沈悠之这个小狐狸精身上。男人就是这样,完全不看内涵,她恨极了。只想让沈悠之丢脸,让大家都知道她所有的伪装,什么淡定范儿,什么聪明,都是装的!她要揭穿这个沈悠之的真面目。

    “我以为啊,你看了那么久,必然是极懂的。倒是不想……呵呵呵。”掩住嘴笑了起来,嘲讽意味十分明显。

    悠之看她这样的表现,当真是觉得不忍直视,她轻飘飘的言道:“这些画作都是陈太太的手笔啊。”

    张雁北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陈太太笑了起来,“你怎么看出来的?”

    悠之:“其实雁北说的对啊,我真是不懂画。不过我识字儿啊,而且眼神好。”轻轻的指了指画角落里的一个英文签名,她道:“我知道april是陈太太的英文名字。”眨眨眼,笑了起来。

    大家倒没想到是这个原因,顿时哄堂大笑。

    “倒是名字出卖了你。”方小姐言道。

    陈太太淡淡笑:“那也要人留心才是。”

    众人都浅浅的笑,没有言道更多,更没人打圆场。

    若说张雁北与沈六小姐对上,她们或许还要根据自己家中的情形想一想该帮谁,可是现在陈太太这样言道,可没人会多说什么了。陈家是惹不起的。

    张家姐妹委实有几分尴尬,不过张雁南不是那种小家子的女子,笑道:“舍妹还是年纪小,让各位见笑了。”

    陈太太并不责怪张雁南,转了话题道:“雁南在九茴画报做的还好吧?”

    说起此事,张雁南自信的笑:“还是可以的,十分感谢陈太太介绍。”

    原来张雁南的工作是陈太太介绍的。

    几人正聊天,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婆子很快进门,规矩禀道:“太太,秦先生来了。”

    陈太太立时起身,“你们稍等我一下。”迎了出去,很快的功夫,陈太太引着秦言进了门。

    悠之感慨,果然是他。

    陈太太笑道:“我今日在家中办茶话会,我想许多人你也是见过,我就不单独为你介绍。你暂且坐一下,稍等我。”之后蹬蹬上楼。

    秦言微笑颔首,站在一旁等待,许是来取什么东西。

    方小姐与秦言似乎是旧识,热情道:“秦大少也坐吧,站着像是什么话呢,好似我们苛待你一般。”

    秦言儒雅的笑,没有动,笑容里有着疏离,“不必了。”

    悠悠看咖啡煮好,乖巧的为几人都添上。

    秦言见她如此温顺,又想她之前暴躁的在张侃那里耀武扬威,竟是觉得好笑,这小丫头,戏真多啊!

    陈太太下楼就见秦言嘴角带着笑意,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正常,笑道:“我找到了,喏。”

    秦言含笑:“多谢嫂夫人,我立刻启程去奉城,嫂夫人还有什么话需要我带吗?”

    陈太太白他一眼,道:“有话我不会亲自给我们家老陈打电话吗?让你带像什么样子。行了,赶紧走吧,别耽误老陈的事儿。”

    秦言也不恼,只是淡淡的笑,之后告辞离开。

    等秦言走了,陈太太状似若无其事的言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众人都是摇头,涵之言道:“哪里有什么啊,大家看了如玉人一样的秦大公子在,话都不敢多说一句了呢!”

    陈太太笑;“是吗?”停顿一下,言道:“这如玉人一般的秦大公子还没定下来呢,不如我给你介绍介绍吧?说不定,我还能吃到做媒的猪头。”

    涵之一僵,随即言道:“可别,你可饶了我,这般高雅的人,我这等俗人可够不上。”

    若说起来,这些女子之中,最有才华的当属陈太太,她的画作在国外都很受推崇;而当初成绩最好风头最劲的又是沈涵之,她都说自己俗人配不上,其他人更是不能说话了。

    张雁南望了一眼沈涵之,又望了望陈太太,垂下了头。

    悠之坐在一旁,恰好能将众人的表情都尽收眼底,别的事儿她可能不灵光,但是谁对谁有好感,她真是一看一个准儿,没办法,当初陆浔不省心,她也练就了火眼金睛。

    而现在张雁南这表情分明就是十分仰慕秦言。

    悠之又想到家中的五姐,感慨,都说红颜祸水,可照她看,蓝颜也是一样的呀。

    秦言这人吧,看似对谁都不错,笑容可掬的,可是照她说,这样的人也无情。看似有情的人最无情。

    不行不行,回家还是得提点一下五姐,虽然秦言是不乱搞男女关系,可是跟着这样清冷的一个人,也没意思啊!也不一定就是要干涉五姐,但是作为“知情者”,她得提醒提醒,免得出了差错坑了自家人。

    回去的途中,悠之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涵之,央着涵之:“四姐,我和五姐说,她只会当我是小女孩儿,你说话最有分量了,把利弊分析给她听啊!我觉得秦言不是那么靠谱的哩。”

    涵之见悠之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叹息一下道:“你呀,你还真以为,我会鼓励岚之喜欢秦言?”

    咦?悠之不解。

    涵之也不瞒着妹妹,索性与她言道:“秦家不合适的,水太深,岚之太单纯。”又一想,戳戳妹妹的额头:“你还有一股子虎劲儿,你五姐其实看似坚强,实际十分软弱,她不适合秦家那样的家庭。”

    这般言道,悠之就明白了。

    “咦咦咦,停车停车。”悠之视线不经意的一看,连忙喊停车。

    涵之:“怎么了?”

    悠之言道:“我看到一个同学。”

    悠之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谢安妮,谢安妮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仿佛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娃娃,呆滞木然。

    她飞快的下了车,言道:“四姐先回去,我找我同学去。”说完就跑掉了,涵之无奈的摇头,“到底是个孩子。”

    悠之看到谢安妮在街上乱走,似乎是进了小巷,立时就追了过去。

    等悠之找到谢安妮,就见她已经被几个图谋不轨的男子围住,谢安妮受到惊吓,浑身颤抖,可是小巷里本来就人少,有人看到也并不多管闲事儿。

    “你们干什么?”悠之撸袖子。

    为首的男子笑了起来,道:“呦,又来了一个小美人?这是怕咱们不够分吗?”

    悠之也不多言其他,直接一个飞腿就踢了过去,领头的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儿,就已经被一脚踢开了,紧接着就是一个旋身,悠之直接将人踩到了脚底下。

    “咔嚓”有人仿佛听到骨折的声音。

    “安妮,过来。”

    谢安妮也被悠之惊到了,不过她鼓着勇气,快速的跑到了悠之身边。

    恼羞成怒的小瘪三叫嚣:“妈的,你个臭丫头,你……你们快给我上,看着老子被踩死吗?”

    “别磨蹭,你们一起来吧。”悠之从气势上就已经具有压倒性优势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她一通揍,这些人虽然是地痞,可也没有经过什么系统的训练,悠之对付他们是不在话下的,不一会儿的功夫,几人都被打趴在地下喘大气儿,话都说不利索了。

    “姑奶奶,姑奶奶啊,你饶了我们吧,再也不敢了啊,这这这,真是再也不敢了啊!”

    “饶了你们?想的美。”悠之就见不得欺负女人的,怒道:“我非给你们送到警、察、局不可。”

    “把他们交给我吧。”清隽的男音响起,悠之回头,就见秦言脸上带着笑意,他认真:“这些人,我能处理好,你带着这位小姐走吧。”

    悠之想了想,点头,“那多谢了,我们走吧。”与秦言擦肩而过,秦言轻声,“下次不要自己动手了,这样贸然,不安全。”

    悠之知晓人家是好意,点了点头。

    悠之将谢安妮带到公园坐下,拉住她的手:“你要不要紧?”

    谢安妮咬着唇不说话,半响,摇了摇头。

    谢安妮一贯都是傲气,哪里是这般模样儿,悠之心里生出不好的感觉,不过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陪着她。

    好半响,谢安妮抬头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冲进来救我,就不怕自己也出事儿吗?”

    悠之轻轻的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她自然不会告诉谢安妮,她追过去的时候看到秦言的车就停在巷口不远,而秦言则是站在车前不知等什么人。所以看到有人欺负谢安妮,她才会不管不顾的动手,那是因为她知晓,秦言是不会让她出事儿。陆浔对她有兴趣,秦言就不会让她出事儿。

    悠之咬了咬唇,觉得自己有点卑鄙,明明不想和陆浔扯上关系,却还要利用陆浔的人脉关系。

    这样的自己,有点讨厌。

    “沈悠之,我是傻瓜。”谢安妮一滴泪就这样落了下来,她看着悠之,咬唇哭:“我是傻瓜。”

    悠之一惊,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连忙安抚道:“没事儿,没事儿的,不要哭,不管发生什么都会过去的啊。别哭。”刚才在路上看到失魂落魄的谢安妮,她就觉得怕是不好。

    谢安妮哭的更加厉害:“我为什么就不肯听你的话呢!我真的是傻瓜,徐老师不是好人,他不是一个好人,可是我怎么办呢!”

    悠之脸色一白,问道:“徐老师欺负你了?”她死死的咬住唇,她怎么就没有阻拦谢安妮呢。她明明知道徐友安不是一个好东西的啊!悠之后悔极了,她该是更加激烈一些的,即便是不被理解,最起码能够救了一个姑娘。

    谢安妮点头,点头之后又摇头,她咬唇凑在悠之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我该怎么办呢!”

    不过正是这几句话倒是让悠之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谢安妮还没有被欺负。

    林洁现在满心都想着能够做少帅夫人,不肯搭理徐友安,徐友安十分的难受,借酒消愁,而恰好被谢安妮撞见,徐友安诉说自己的各种不如意,包办的婚姻,不如意的爱情,谢安妮本就有些仰慕徐友安,因此照顾徐友安,将他送回家。可谁知,徐友安将谢安妮当成了林洁的替身,就要与她如何,如若不是谢安妮突然来了月事,怕是就要与徐友安那般了。

    正是这次让谢安妮怕了,她要求婚姻,而徐友安则是立刻不理她。

    “他不肯要我了,我们已经差点那样了啊,他不要我,我还要嫁给什么人?我怎么办呢?”纵然是洋派的女学生,初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总归也是慌乱的。

    悠之拉住谢安妮,认真道:“安妮,你听我说,你与徐友安,什么关系也没有。他不要你,是你的幸运。这件事儿你是做错了,可是更错的是徐友安,他有家室还要与你这样,他的错误更大于你,现在可以悬崖勒马,你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可是我们……”

    “你们什么也没有。你想一想,如果真的到了最后一步,你不小心怀孕,他才不要你,你该是如何?”悠之将前世已经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所以你该庆幸,庆幸自己可以脱身。这样一个人,你爱慕他什么?是才华么?难道写几句诗歌就是有才华?人的才华不是局限于这上面的,人品上的卑劣,是多少才华也无法掩盖的。”

    谢安妮沉默下来。

    悠之舒了一口气,言道:“也许你该认识一下张晴心姐姐,你认识了她,就会知道自己现在做错了。其实人不怕做错事儿,做错事儿可以改,还有机会改才是最最重要的。”

    谢安妮抬起泪眼,“我可以改吗?”

    悠之郑重的点头,“可以。”悠之拉住谢安妮的手,轻轻的笑:“我认识的谢安妮,是一个十分明媚,十分有傲气,也十分能干的女孩子。我也郑重的说,这件事儿你做的不对,可是徐老师更错,现在你有机会修正这个错误,为什么不。难道你要因为徐友安这个人毁掉自己的一生吗?人家不要你,你就哭哭啼啼失魂落魄的满街乱走,你就不想想,一旦出事儿了,徐友安会伤心吗?伤心的只是你的家人。”

    谢安妮呆呆的咬唇。

    “谢安妮,不要让我瞧不起你。”

    谢安妮终于抬头:“我会努力改。”

    悠之:“我怎么就看徐渣男那么不顺眼呢!”说到底,如若不是徐友安主动,谢安妮是不会这样的,“安妮,我们是不是该想个主意让大家知道他不是好人啊?不然如果有下个同学和你一样怎么办?”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非凡高手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21章 二更合一(3.27))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