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20章 二更合一

第20章 二更合一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言打量沈悠之,见她不似以往纯情小百合的装扮,倒是一身帅气俊朗的黑衣,眼中的惊喜一闪而过,他垂了垂首,轻轻的笑了出来,认真言道:“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沈小姐共进午餐呢?”

    悠之扬着眉头看秦言,秦言温和的笑,“我想你也闹累了,总归要吃饭的。我知道一处极好的地方,一般人都找不到的。”

    悠之并不动,只笑容灿烂,“我这人就是不知道防备别人,才被人家算计,现下我可不敢随意与人吃饭,谁又知道您秦大少没有什么坏主意呢。这坏人总归不会写在自己的脸上。”

    秦言颔首,颇为认同她的话一般,“沈六小姐说的正是这么个道理,所以我正打算邀请张市长。只不知道张市长肯不肯给我这个面子呢!我想两位也是有点小误会,不如由我来做东,为你二人说和一般,如此岂不极美。”

    悠之若有似无的笑了起来,那嘲讽十分的明显,小误会,他们倒是也敢说,够不要脸的。

    果然,张市长立时言道:“这个……秦老弟啊,我与你实话言道,我这中年人总归与你们年轻人不同,身体不好,恐怕现在需要去医院看一看,我是真想去啊,但是身体不允许,没法子,没法子的。”

    他其实心中十二万分的恼恨,只是这恼恨现在又不能表现出来,这个沈悠之发疯是会杀人的,而且……妈的,分明就是依仗陆浔。这般一想,张侃就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催的,他好端端的给人拉/皮/条,人家不感谢也就罢了,这还招惹上了这个小疯子。更让他不解的是,他这刚与外面的赵秘书勾搭上,这沈悠之怎么就知道了,越想越邪门,倒是一句话也不多说了。

    秦言:“身体不好可不能等,您去广安医院看,我吩咐大夫好好给您看,务必让您健健康康的出院。”

    张侃:“呵呵,呵呵呵,多谢多谢。”

    悠之看他们你来我往,觉得真是分外的受不了,言道:“有句成语怎么说的来着?哦对,狼狈为奸,我看您二人现在真像是呢!”

    秦言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倒是脸上带着笑意,十分的温和:“只不知我和张市长谁人是狼,谁人是狈了。可就冲这狼狈二字,我改日定然也要与张市长一同坐坐。探讨一下该是如何才能名副其实。”

    张侃越听话越不对,只附和的笑,看着十分的慈祥。张侃这人个子不高,又十分的胖,总给人慈祥仁义的感觉,只在他身上倒是充分说明了那句俗语,人不可貌相。

    悠之轻轻的笑,陆浔的朋友之中,秦言是水最深的,你永远都不知道他想什么,他能豁得出命救陆浔,能将自己的全部身家给陆浔养军队。可是又会在有人刺杀的关键时刻并不通知陆浔。

    不通知陆浔,只通知她,说来现在都是悠之万分料想不到的。

    秦言究竟想要干什么,究竟想要做什么,她不知道,也无从揣测。

    重生之后她也曾细想此事,只是能想通许多事情,却独独想不通这一点。

    “怎么了?”许是看悠之发呆,秦言关切的问道。

    悠之将眼前的秦言和那个十几年后那个秦言融合在一起,发现即便是过去十几年,他依旧没有怎么老,依旧是那个样子。只是这个人让她十分的介怀,并不愿意多接触一分。

    “没有什么,既然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我还要上学呢,都迟到了。”再做出乱开枪的举动之后,她倒是能够一脸无辜、心安理得的说出自己还要上学的话,连秦言的有些吃惊,不过他并不表现出来,只淡然的笑:“那我送你去学校。”

    悠之有些好奇他为何如此的牛皮糖,认真言道:“秦先生,我与你不熟。”之后转向张侃,言道:“你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不然……”她笑了笑,“总是会吃亏的。”

    悠之转身就要离开,走到门口,也不回头,只是停下脚步,言道:“还有一事儿,我希望张市长能够告诉我。”她声音平静,没有什么起伏,只是言道:“我希望知道,当天我和徐曼宁出去,她知不知道你要算计我。”

    张侃连忙道:“并不知道,她一个小孩子,怎的与她说这个。嘴边儿没个把门的,不牢靠。”

    悠之璀璨一笑,也不管人群,直接离开,这些人前几日还在仙鹭岛上见过,如今悠之换了衣衫,又是这么一个打扮,竟是都没认出来,只任由她离开。其实还真不是张侃人缘不好,而是张侃自己本身都并没有喊人,他们如若这样做,总归怕是惹了什么麻烦,坏了什么事儿。如今的局势,可真没人会乱来,行差一步,指不定就是害了自己。

    悠之出来的时候见到家中的司机正在与人说话,她没上前就见那人竟是周玉秋,冷然几分。周玉秋看到她这样一个装扮,也是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扬着下巴,与悠之擦身而过,仿佛是与她并不相识一般。

    司机也是有家小的,担心悠之回去说起此事引起误会,因此言道:“刚才那位小姐是过来找工作的,看我在门口,以为我是市府司机,就与我攀谈了几句。”

    悠之一怔,随即冷笑起来,倒不是她看不起周玉秋,只是周玉秋没有读过一天书,唯一学过的东西就是伺候男人,除了钱大字都不认识一个,能来市府找什么工作。就算张侃是个不要脸的,也不至于饥不择食。

    不过又一想,悠之竟是突然就有几分了然,也许周玉秋本身也不是为了找工作,而是对他们家做出一种姿态。他父亲可是在市府上班的,周玉秋这般表现,她父亲必然是会看在眼里,家中姨娘的妹妹要出来这样讨生活,这对于她爱面子的父亲来说可不好听。周玉秋是在变相的逼迫他们家接受她,亦或者是将她接回去。

    想要算计人家,却又要摆出一副自己无辜又清高的嘴脸,这也真是没谁了。

    悠之冷笑出来,周玉秋是有两下子。

    “六小姐,咱们接下来是去哪儿啊?”司机问道,不知为何,今日的六小姐看起来怪怪的,他竟是屏住了呼吸,不敢多话。

    “学校,我不上学还要去哪儿?”

    悠之下车的时候拎着纸袋子,很快就去厕所将校服换上,等进了门,就见谢安妮正在看她,她回以轻松一笑。

    “悠悠。”徐曼宁凑了上来,眼中十分担心,“你没事儿吧?”

    悠之细细打量徐曼宁的表情,寻思了一下,言道:“我自然没事儿啊,倒是你,怎么样?”

    徐曼宁看悠之没事儿,气愤道:“我也没事儿的,真是的,没想到北平的治安这么不好,好端端的大白天还能遇见打劫的,好在我们运气好,遇到了帮手。”

    原来,徐家是这般告知她的,悠之看曼宁没有什么特殊的异样。放下心来,其实想来也是,徐曼宁虽然有时候耳根子软又软弱,可却未必会害人。

    此时已经上完一节课了,悠之其实早上就已经为自己请了一会儿假,所以现在来也不算晚。

    有同学听到曼宁这样说,担心的问道:“怎么?你们遇见抢劫的了?”

    曼宁叽叽喳喳的讲了起来,简直将悠之讲成一个英明神武的女侠客,小姑娘们立刻就将悠之围了起来,问这问那。悠之也不觉得烦躁,只是笑的厉害。

    “好啦,你们也不要这样赞扬我,我会不好意思的,不过我与你们说,女孩子还是要有些防身的技能更好,毕竟这世道乱,若是人家抢劫了你,又给人掳走卖掉,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悠之突然就觉得,自己应该与这些小姑娘们好好的说一说,“不说为了防身,就算是以后结了婚,遇见那不着调的丈夫,不行也可以动手啊,总归不吃亏。”

    “噗,悠悠好坏。”

    班级里一时间叽叽喳喳个不停,谢安妮凑在一旁听,突然言道:“悠悠,你那个朋友,离婚了么?”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那个朋友就是张晴心,而她的丈夫,可不就是徐老师。

    悠之笑:“还没,不过快了。”她看向了谢安妮,没有一丝迟疑的言道:“我知道咱们班级里有很多人仰慕徐老师,可是你们仰慕归仰慕,可不要被人骗了*。”她就这样大大咧咧的讲了出来,“不然吃亏的是你们自己。”

    徐曼宁有几分尴尬,可是想到悠悠说的这个话,虽然对象是自家的堂哥,可是这交代总归没有错。因此没有言语,作为人家堂妹的徐曼宁都不言语,其他人就算有心要反驳也是师出无名的。

    悠之说话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谢安妮,就见谢安妮似乎若有所思,她转身道:“好了好了,我们干嘛要说这些啊!”

    “对对,不说。”徐曼宁言道,不过很快的,她神秘兮兮道:”我们干嘛要说这个啊,我们说说马上就要到来的秋游吧。我可是知道一点□□消息的哦?关于过几日秋游的事情。”

    明德女中每年的春天和秋天都有一次外出的旅行,春天只是短途,在周边转悠,也不过三日;若是秋日就不同了,十来日的功夫,要去外地。这秋游春游可不是必须参加,因着要交费,也不是每家都能拿出这个钱。因此并不勉强,可饶是如此,去的总是大多数,能来明德女中,大部分还是家境殷实的。因此每次大家都十分期待到底是安排了什么去处。

    “你可不能藏私,快说快说,是去哪里啊!”

    大家都是好奇心十足,连悠之都是如此,她曾经的曾经并没有参加这次秋游。

    “是奉城。”徐曼宁扬头道:“我偷听到的,说是去奉城。”

    小女生就是如此,便是因为知道这些小消息,也会觉得得意洋洋,十分的面上有光,徐曼宁就是如此,她眉眼都是笑。

    “天,是奉城,那我们能见到少帅吗?”

    “你倒是想的美,还见少帅。再说你不是说徐老师最英俊吗?怎么还没离开北平呢,就已经爱慕上少帅了?”另一个女学生打趣道。

    “少帅真的特别帅啊,我见过的。”徐曼宁激动的红了脸,“特别特别特别有男子气概,英俊潇洒的紧。”

    悠之听她们讨论的热火朝天,径自回到座位上看书,并不感兴趣,呵呵呵,这些小丫头是没有看到陆浔男子气概下的风流。不过这个时候悠之倒是也不多说什么,更是不会戳破小女孩儿的幻想。说句难听的,真的能搭上陆浔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呢!

    这般想来,又觉得不对,自己可不就是搭上了?瞬间觉得自己和陆浔还真是有一些狗屎一样的缘分。

    只是秋游去奉城什么的,想都不要想了。

    上课的铃声很快的响起,悠之与几个同学一起出门,还没等走到校门口,就见学校门口乱糟糟的,不少女同学似乎都在那边围观,等悠之走近,差点喷了。

    秦二少!

    秦希真是偏爱花衬衫啊,一万年不改变的审美,花衬衫,白西服,油头粉面的,那头油至少用了一盒,脸上还扑着惨白的粉,讲真,她们班级的女同学都没有擦得这样厚。

    悠之怀疑,他轻轻一笑,是不是都会掉下二斤粉。而他手上捧着的鲜花更是惨不忍睹,花虽美,可也不能每种都有啊。这样看来,真是没有一丝的品味。

    不过她心中也隐隐生出一股子不好的感觉,这人……特么的可别是来找她。当真丢不起那个人。

    然而,总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沈六小姐。”秦希看到沈悠之,立刻招手,又一想,这范儿不对啊,遂倚在汽车上,做高深淡定状。

    悠之似乎一下子就感觉到众人扫在她身上的视线,不是羡慕,是同情。

    稍微走近几分,他身上的香水扑鼻而来,悠之后退了好几步,好悬没吐了。

    讲真,上午才看过清风月霁一样秦大公子,再看这般跳梁小丑一样的秦二公子,悠之觉得有点想要认识他们家的家长。求问这完全不一样的画风究竟是后天培养还是先天养成。

    “秦二少怎么会在这里呢?真巧。”

    秦希扬头,挤眉弄眼的笑:“哪儿啊,我这是专门来找你的。高不高兴,开不开心?”将花递给悠之,潇洒状:“怎么样?一起吃晚饭吧。”

    悠之想,果然是兄弟,哥哥中午约她。弟弟晚上约她,不过……相比较,她还是更爱回家吃饭,与这二人吃饭,她大概会疯掉。

    并不接秦希的花,她冷冷淡淡,“我与秦二少只有几面之缘,当不得您送这个礼物,至于说吃饭,我更不会去。”

    转身望了望,就见自家的车子已经到了,她与身边的几个同学告了别,对秦希点了点头,径自离开。

    秦希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家已经坐上车扬长而去,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车屁股后面的烟,呢喃问道:“难道她觉得自己没有打扮的体面,有些伤自尊自卑了?”

    周围女同学万万没有想到此人除了奇葩的审美,还有奇葩的脸皮,生怕被他纠缠上,连忙散了,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空无一人。

    秦希挠了挠头,有点不懂。

    …………………………………………………………………………………………………………………………………………………………………………

    悠之回家的时候看到父亲的车已经停在门口,她笑眯眯的推门道:“父亲今次回来的好……”早字还没说出口,就看在客厅同坐的,竟是秦言。

    悠之蹙了蹙眉,随即乖巧的打了招呼:“父亲好,秦叔叔好。”

    秦希一口茶噗嗤一下喷了出来,现场几人都是一片尴尬,只有悠之十分的单纯,眨眼道:“您看您,怎么不小心一些呢?凤喜,快给秦叔叔找个帕子。”

    秦言连忙摆手,言道:“无事无事,是学生失礼了。”

    沈蕴含笑道:“谨言过谦了,你我是一个学校毕业,又是一个老师,怎能自称学生,论起来,我该是你的学长才是。”言罢,与悠之言道:“你这声叔叔,称呼的十分好。”

    悠之眨眨眼,随即笑眯眯道,“那父亲,我上楼学习了。”

    沈蕴颔首。

    悠之咚咚上楼,就见秦言似乎正在与父亲言道什么,整个人十分的平和。说实在的,如若寻常第一次相见,她对秦言这人印象也会很好,这样一个男人,温和、高雅、有学识,哪里不愿意相交呢。只是想到前世的情况,悠之对他就多了几分忌讳。

    有时候悠之很难说明,自己重生而来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可是不过那么一瞬间,她就骂自己矫情,可不就是好的么!怎么能不好呢!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像是张侃,她其实知道,自己即便是将事情闹大,张侃也不会对她怎么样。有时候就是这样,张侃敢将她送给陆浔,却不敢真的杀人,不是说张侃胆子小不敢杀她。而是不值得,不值得为了杀一个沈悠之与沈家对上。若张侃与沈家对上,总归是说不好谁强谁弱,可是那么沈家就会与他不死不休。张侃是一个精明人,他万万不会这样做。

    不值得。

    而悠之正愁如何帮助张晴心,这就有了这么一个现成的机会,不管陆浔睡没睡她,在张侃看来,是一定睡了的。悠之想,自己既然已经背负了这样的名声,倒是不如就善加利用一下,狐假虎威的闹上一闹,这样张侃一定会权衡,要不要帮衬张晴心一把。

    即便是很小的帮助,在张晴心来说也是极大的安慰了。徐家没有好人的,徐友安不是什么好东西,而徐友安的父母也不过都是伪善罢了。

    “悠之。”敲门声传来,是五姐岚之,岚之脸色绯红的进门,言道:“你干嘛呢?”

    悠之疑惑的看岚之,道:“这话倒是要我问五姐才是吧?五姐找我有事儿?”

    岚之想了想,坐在悠之对面,认真问道:“楼下那个秦大少,你知道多少?”

    哪个少女不怀春,特别还是秦言那样的男人,精致的不像话。

    悠之支着下巴言道:“我不怎么了解啊,就见过几次而已,不过我刚才叫他秦叔叔,父亲称赞我聪明叫的对。一会儿五姐下楼可不要因为一时觊觎人家美色,叫错了。”看岚之一脸的纠结,悠之咯咯的笑了起来,在床上打滚。

    岚之察觉被她笑话了,就要抓她,两人你来我往的闹了起来,半响,岚之言道:“你个坏东西,再打趣我,下次我就揍你。”

    悠之吐吐舌头,做鬼脸。

    虽然她有些介怀秦言,可是却也不会阻拦五姐,如若五姐真是能和秦言琴瑟和鸣,也是好的。秦言这个人倒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了。上一辈子他身边没有女人,直到她死,秦言还都是单身,可是纵然单身,却不见他乱搞,这真是极有节操了。

    “说真的,你觉得他怎么样?”岚之笑够了,认真问。

    悠之:“好不好,总归要五姐自己发掘的,我说了又没有什么用。再说我还小呢。不会看男人。”

    岚之白她一眼,“你不说,我问四姐去。”仔细一想,就觉得自己可不就是傻了,怎么与她一个小姑娘说这样的事儿,这般大事儿,总是要与四姐说的啊!

    想清楚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秦言直到晚饭才离开,沈太太言道:“不知你何时与这位秦少爷交上了朋友。”

    沈蕴言道:“他今日偶遇我,主动结交,十分的客气,我总不好拂了他的面子。”说完这个,与沈太太言道:“沈悠之那个死丫头呢,将她叫到书房。”

    沈太太不解,有些疑惑,不过倒是没有违背沈蕴,将悠之唤了过来,果然,今日发生的事情,沈蕴是听说了一二的,看悠之没事儿人一样,越发的生气,将书房的门关好,盘问起来:“你与我说,你为何去找张侃,听说还动了枪?是不是有这回事儿?你说,你哪里来的?”

    悠之知道,如果直说,怕是父亲与陆浔、张侃都要对上,她也觉得不值得,虽然正看张侃算计了她。不过山不转水转,来日方长,她先用张侃将张晴心的事情处理好。至于其他的,以后慢慢算就是了。

    自家女儿,沈蕴看她叽里咕噜乱转的大眼就揣测她是要说谎,越发生气,道:“这个时候,你还要瞒我,你在外面作天作地,回家装的小绵羊一般,你当我是傻子吗?现在还琢磨怎么撒谎是不是?”

    悠之捂脸。

    沈蕴道:“你呀,就是个鸵鸟,顾头不顾腚的,你就不想想,你以为做事儿我不能知道,我在北平筹谋了那么多年,我能什么都不知道?如若我真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也不需要再这边继续混下去了。”

    悠之从手指的缝隙偷看父亲,看他是不是真的生气,见他虽然气恼,但是却也是为她忧心的样子,悠之一下子就想到了曾经,立时就挽住了沈蕴的胳膊,嘟嘴儿言道:“张侃想巴结陆浔,于是昨天抓了我,把我送给了陆浔。不过陆浔还算是有点节操,没乱来,带走了我。还让我今日去算账,于是我才去的啊!我不想着自己的事儿自己做吗?就没告诉父亲。”

    眨巴大眼睛,十分的无辜,沈蕴好悬没被她气的昏倒,发生这样大的事儿,她一个小姑娘还想着要自己处理,这是多大的胆子。

    “陆浔没有欺负你?”这才是重中之重。

    悠之诚恳的摇头,“没有。”看父亲眼神不对,悠之立刻举手,发誓道:“我发誓他没有对我怎么样。”

    “倒算他是个正人君子。”沈父言道。

    悠之:“……”怎么好像让父亲高看了他几分呢!这不妥,要说点什么呢?

    悠之还没等言语,就听沈蕴继续问:“秦言又是怎么事儿?”

    悠之觉得,她真是比窦娥还冤枉了,秦言可不关她的事儿啊。

    她连忙道:“我和他不熟悉的,谁知道他干嘛啊!”又想了想,索性一块儿说了,“父亲啊,我和你说,那个秦希,就是那个秦家二少,他今天还去学校给我送花了,我真是丢死人了,他简直不能看,伤眼。”

    悠之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通,双手交握言道:“我什么也没做。”为了逗父亲,又补充了一句:“只怪我太可爱,大家都喜欢我。”

    沈蕴又是白了她一眼,“往后你小心一些,张侃的事情,我来处理。”

    悠之眨眼:“可是我处理好了啊,我就顶看不上你们这些文人了,能动手别吵吵,这都不懂。”

    沈蕴当真是无语了,悠之就不是男孩子,如若是,现在定要给她一顿好打,让他知道,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开玩笑的,不过一个女孩子,这倒是不能了。

    “人家陆少帅没有对你做什么,你该是存着感恩的心思。待他日他归来,我必要好好的感谢一番。”

    悠之这才想到陆浔好像离开北平了,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那老毛子事儿就是多,这次陆浔亲自去北师的驻扎在北边儿的边境,想来也是要好好的处理一番。”沈蕴虽然是个文人,可是也是热血男儿。

    悠之诧异的看向父亲,她并不知道这次是要去边境,想了一下,问道:“那他大概很久都不能归来了吧?”

    沈蕴瞪眼:“小孩子不要管,行了,回去。往后再让我知道你善做主张,打断你的狗腿。”

    悠之:“啧啧,暴躁。”

    嗖的一声钻出了门。

    “六小姐,您的电话。”凤喜在留下喊道。

    悠之哎了一声,跑下楼,“谁找我啊?”

    凤喜摇头,并不知晓。

    “你好。”悠之拿起话筒,“请问是哪位找我?”

    “是我。”低沉的嗓音传来,悠之一愣,随即道:“请问您是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呵呵的轻笑声,陆浔:“我不信,你听不出来我是谁。”

    “如果你不说,我要挂电话了。”悠之才懒得离陆浔呢,这人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嘟嘟嘟。”电话呗挂断的声音,陆浔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电话,那个死丫头真是就这样挂断了他的电话,毫不犹豫。

    他盯着电话,足有几分钟没动。

    “怎么了?怎么打个电话还扔脸子?有人让你不高兴了?”纤腰丰臀的女子妖娆的走了过来,她打量陆浔,啧啧道:“瞅瞅我们齐修可怜见儿的。不能上手?”

    陆浔将电话放下,回到沙发坐下,直接将脚搭在茶几上开始吸烟,女子嫌弃,“都说咱爸总说你,你看你,这是自己家,也没个坐相。”这女子可不是什么别人,是陆浔的亲姐姐,北师陆大帅的大千金,陆宁。

    陆宁来到弟弟身边,好言劝道:“她都死了快两年了,你也该找个知冷知热的人,生个娃了,不然年纪大了,下不出来。”

    陆浔冷笑:“老爷子让你来说的?他那么能,左一个姨太太右一个姨太太,让那些姨太太给他生啊。”

    “你个小兔崽子,你说什么呢。”陆大帅进门就看见儿子编排自己,直接将鞋脱了扔了过去,陆浔一躲,鞋砸中了陆宁,陆宁这个嫌弃啊,“我说爹,你这么的岁数了,这样可不好,别脑血栓。”

    “你说说,你说我怎么就生了你们这两个没用的玩意,一个个不想着我好。你们是看气不死我是吧?挤兑我不能生是吧?我告诉你们,老子这就去找一个大闺女再生一个,然后给你们两个兔崽子撵出家门。”陆大帅怒吼。

    陆浔淡淡:“别是空包弹,到时候平白带了有色儿的帽子。”说完,起身往外走。

    陆大帅气的肝疼,霹雳啪啦的扔东西砸……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非凡高手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20章 二更合一)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