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19章 三更合一

第19章 三更合一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之近来察觉几分不妥,十二分的谨慎,可是到底还是着了道,她拉紧了身边徐曼宁的手,警惕的看着眼前几人,冷然道:“你们究竟要如何。”

    此时曼宁已经瑟瑟发抖,她靠在悠之的身上,似乎一下子就能昏倒。

    “沈六小姐放心,我们只是请您做客。”言罢,不说其他,动起手来。

    悠之推了曼宁一下,道:“快走。”之后自己迎了上去,与几人打斗起来,悠之动作飒爽快速,倒是也没让几人占到什么便宜。

    曼宁飞快的往前跑,“啊……”一下子绊倒,其中一人见久久不能擒获沈悠之,心念一动,拉过徐曼宁,“你乖乖的跟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刮花这个小姑娘的脸。要知道,她可是因为你才破了相。”

    男人掏出匕首,十分不客气的抵在了徐曼宁的脸上,曼宁尖叫:“不要!”

    悠之攥紧了拳头,她咬唇,“你们这样又算什么君子。”

    男人无所谓:“我们本也就不是,沈六小姐,我想你还是听话的好,不然你这个小姐妹可就要……”趁悠之视线放在他们身上,他快速的使了一个眼色,悠之身后男子一个手刀就砸向了悠之,她回身一脚,摇晃几下,终究没有敌过几人,被打昏在地。

    “悠悠,悠悠!”曼宁不断的呼喊,同样被打昏。

    “这个徐小姐怎么办?”其中一人觉得有些不好办。

    不过领头的混混头子道:“一起带走吧,免得她出去呼喝,坏了老大的事儿。”

    ……

    悠之迷迷糊糊的醒来,感觉身上燥热的厉害,她绯红着脸蛋儿,恨不能将自己的衣衫拉掉,“唔……”辗转爬了起来,整个人都是迷茫的。

    这里不是她的房间。

    她勉强想要起身,却支撑不住,摔倒在床上,虽然意识不太清醒,可是悠之知晓,自己大抵是着了别人的道。她心里怕极了,活了两辈子,哪里遇到这样的事情。好在,身上还是那身学生裙,这让她放心许多。

    咬住自己的手指,刺痛传来,她总算是清醒几分,勉强撑住身子下了床,整个人瘫软在地。

    门把转动的声音传来,悠之泪水一下子就落了下来,怎么办!

    陆浔没有想到,开门竟会看到这样一幅活色生香的场景,长发凌乱的少女倒在地上,脸上带着泪痕,楚楚可怜,眼神里又有着许多的倔强。

    两人四目相对,悠之不可置信的看他,小嘴儿微微张着,似乎并没有想到进来的人是他。

    陆浔大步来到悠之身边,弯腰将她抱在床上,随即回身将门“咔嚓”一声落锁。

    这声音仿佛是来自于地狱,悠之惶恐的不断的后退,裙子微微卷起,她咬着唇,感觉自己的意识更加不清晰了,好热,好热好热。

    暖色调的灯光下,陆浔看着一身绯红辗转的沈悠之,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烧了起来……

    “悠之。”陆浔的嗓音低沉嘶哑,他来到床边,居高临下看她,就见小姑娘似乎已经没有多少意识。

    张侃当真是送了他一份大礼,他毫不犹豫的拉扯衬衫衣领的扣子,很快,土黄色的军装凌乱的散落在地上,他身着衬衫凑到了床上,“悠之。”轻轻的抚上她的肌肤,悠之仿佛一个沾染了粉色的白瓷娃娃,让人恨不能一口吃掉。

    悠之摇头后退,“滚,你滚,你滚……”她瑟瑟发抖,小脸蛋儿满是惊惧。

    只这份惊惧在陆浔眼里又有了别样的情调,他气息越发的灼热,拉过她娇小的身子,低头就这样亲了下去,温润的触感,暖暖的,甜甜的……咸咸的。

    陆浔抬头一看,就见小姑娘虽然眼里有迷糊的渴望,可是更多的却又是怕,那股子忐忑的怕,让他一下子就觉得有什么捏住了他的心。

    “乖。不哭。”

    “放过我,放过我……”她神志不清,呢喃只会这么一句话,“放过我……齐修,放过我,齐修……”

    齐修……

    不知怎的,陆浔突然就觉得心里一阵暖,那感觉怪怪的,说不好。他轻轻为悠之拭去泪水,“不哭。”

    “放过我……”

    悠之的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滑,落在他的手上。他的手好冰,悠之贪慕这一丝的凉意,不断的用小脸蛋儿蹭着他的大手。

    陆浔一时情动,如何也忍不住,低头疯狂的贴上了她,辗转离不开,大手更是捏住了她的纤腰,不肯放松。

    “齐修,放过我……”微弱的呢喃声传来,低头看眼前的娇美的小姑娘,她眼神迷离,脸蛋儿绯红,唇更是带着一丝红肿,即便是这样的情动之下,她眼角依旧有泪,更是不断的哀求。

    “齐修……”她唤齐修这二字仿佛有无尽的哀怨,与别人截然不同。

    陆浔脑中一个激灵,他松开手,狠狠的锤了一下墙面。

    不顾那些,他很快的起身来到窗边将窗户打开,回头看她动来动去。陆浔生怕她这样一冷一热患了伤寒,将薄薄的红鸳鸯锦缎薄被拉过,盖在了她的身上。

    “热……”悠之踹到了被子,小脸儿却蹭着陆浔的腿。

    陆浔缓缓低下头,狠狠的在她的脸蛋儿上亲了一下,怒道:“你个死丫头,再撩拨我,我就立刻办了你。”

    言罢,进了浴室,等再次出来,捆了一条浴巾在腰间,此时悠之已经一团凌乱,用湿毛巾为她擦了擦脸,又盖在了她的额头,看她似乎好受了一些,陆浔穿了衣服,悠之衣服皱的不成样子,又几乎被汗水浸湿,他索性用被子将她裹了起来,直接抱起。

    “唔……”悠之哼哼扭动,有点担心又有点不乐意。

    陆浔叹息一声,隔着被子打了她的屁股,道:“我不会欺负你,带你离开。”

    她似乎听懂了,老实起来。

    陆浔又叹息一声,抱着她咚咚下楼,张侃坐在楼下正高兴,就看陆浔抱着人下楼,他立时满脸堆满了笑意,上前道:“少帅觉得可还好……啊!”

    陆浔一脚踹开了张侃,脸色黑的难看,“人我带走了,今日之事,我不想任何人知道。其他的事情,稍后再找你算账。”

    若是有其他人看中悠之,是不是他也能出此下策?想到这一点,陆浔就越发的愤怒。

    张侃还没弄明白怎么事儿,就看人已经走了。

    他有些闹不懂,看向了身边的陈秘书,“这……”

    陈秘书推了推眼镜,也是不解。看他发丝都是湿的,分明就是已经睡了沈六小姐啊!怎的还不高兴了?

    甭管张侃等人如何不懂,陆浔却是抱着悠之离开,他在北平有自己住的地方,不大,但是刚好。

    将人带回来,就这样安置在了卧房,此时悠之酣睡的正好,无知无识的,十分安宁。

    陆浔有些纠结的看着睡得香喷喷的小姑娘,轻轻的抚上了她的脸蛋儿。

    “啪。”一巴掌就这样打在他的手上,悠之翻了个身,嘀咕,“烦。”

    陆浔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当真是哭笑不得,她缠着被子,白嫩的小脚儿露在外面,似乎的不解恨,还蹬了几下。

    陆浔一时间竟是觉得自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他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便是男女关系,也都是旁人顺着他,听从他,何时见过这样的小妮子,一副调皮的样子。

    真是他最不喜欢的类型,该死的不听话。又……该死的让他心里痒得不得了。

    陆浔就这样看着悠之,一时间竟是呆了起来,有些不知该拿这个沈悠之怎么办。他感兴趣,可是不会娶一个小姑娘,也不会趁人之危。

    就这样看着,倒是慢慢的看的入了迷,怎的,怎的现在的小姑娘睡觉,这么多事儿呢!当真是又是秧歌儿又是戏儿。

    她一会儿翻身,一会儿蹬腿儿,一会儿嘟嘟囔囔的说坏话,也不知自己怎么得罪了她,竟是还要码几句:陆齐修你个大混蛋。

    呵呵,大混蛋!他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等悠之醒来之时已经是傍晚,夕阳西下,她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随即尖叫:“啊……”

    她想到自己被抓,脸色苍白,仓皇的四下看了看,就见陆浔坐在太师椅上,一双黑漆的双眸盯着她,仿佛是盯着猎物。

    “醒了?”

    悠之锤了锤脑子,仿佛是过电影一样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只是她迷糊不清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竟是全然一丁点都想不出来,她小心翼翼的瞄着陆浔,问道:“你、你做什么了?”

    随即又想到自己是受害者,遂愤怒的挺胸怒道:“你个混蛋,丧心病狂的大/流/氓,你……”

    没等骂完,就看到陆浔嘲讽的勾起了笑容,她想想不对,立时低头检查自己,若一般姑娘见自己这样凌乱满是皱的衣服,怕是当即就要吓疯了。不过悠之却总算是放下心来,她曾经也是睡过陆浔的,自然知道若发生了什么该是什么样子。

    又一想,陆浔虽然在男女关系上颇为不要脸,但倒是不会做出强抢良家妇女这种事儿,趁人之危更是不会。

    想到此,尴尬的笑了笑:“那个……谢谢你啊!”

    变脸的极快,陆浔嘲讽的笑容更加明显,“倒是个乖觉的丫头。”

    悠之小手儿扭呀扭,小脚丫也在一起蹭呀蹭,分明就是紧张。她自己不察,但是陆浔的角度,看的十分的明显,不知怎的,陆浔突然觉得许是沈悠之骂的没有错,自己真是丧心病狂了。

    她分明就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只是饶是这般想,他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落在她精致的小脸蛋儿与有致的身段上。

    理智告诉自己不对,但是心里又痒痒。

    “我想回家了。”她嗫嚅嘴角道,猛然想到了什么,她变了脸色道:“徐曼宁呢?”

    她被抓,徐曼宁也逃不掉啊!她在陆浔这里,徐曼宁别是出了什么事儿。

    陆浔嘴角一勾,“你还想着她呢!”

    话里有话的样子,悠之立刻就追问道:“我被抓与她有关?”

    陆浔感慨于小姑娘的敏锐,淡淡道:“张侃做的,徐曼宁的堂姐夫,她不会怎么样,只会被送回家而已。”

    悠之顿时想到今日为何出门,她其实对跟踪是有些感觉的,因此十分的谨慎,而这次之所以着道正是因为曼宁邀请她陪她去买东西,这一出门,出了事儿。

    她不愿意将人想的坏,但是还是咬了咬唇,水盈盈的大眼睛看向陆浔:“徐曼宁知道么?”

    “知道。”陆浔挑眉,似笑非笑,“又或者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呢。只事情总归与她家有关。想来,你被抓也与她有关吧?”

    悠之镇定了一下,小脸儿平静下来,“多谢少帅帮忙,徐曼宁的事儿,我会直接问她。现在,我能回家吗?我这么晚不回家,家人该着急了。”

    悠之知道陆浔不会趁人之危,可她现在可不是神志不清的时候,为了避免他乱来,她还是早点离开才是正经的。

    “我已经让陈太太给你们家去过电话了,就说你在陈家做客。”陆浔起身,房间内没有开灯,此时屋内已经有些黑,陆浔又站在阴影处,悠之看不清他的脸色,就听他道:“沈悠之,我非要你心甘情愿的爬上我的床。”

    声音里带着几分狠劲儿,似乎恨不能现在就睡了悠之。

    悠之干干的笑了一声,不接话,倒是转了话题:“能帮我找件衣服吗?”拥着被子,她嘟囔:“我这衣服,见不得人。”

    陆浔转身离开,悠之看他这样,迅速的爬了起来,直接冲到了桌边,她知道陆浔在抽屉里放了一把勃朗宁,谁知道他会不会一时犯病儿又对她做什么,带着这家伙防身总是好的。

    沈家六小姐直接变成了小毛贼。

    翻开第二个抽屉,果然,它在。

    “你干什么?”嘲讽的声音响起,悠之缓慢的回头,就见陆浔抱胸审视的看她,眼里满是警惕,这样的陆浔,悠之重生以来第一次见,而她知晓陆浔对她开始防备了。

    军人该有的敏感性,陆浔都有,他能够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不单单是因为父亲是陆远山。

    悠之索性不管那些,直接将枪捏在了手里,咬唇道:“我需要一把防身,你卖给我好不好。”

    陆浔上下审视悠之,沈悠之仿佛一只被人发现偷吃小鱼干的小猫咪,可是小猫是有爪子的。

    陆浔视线停留在抽屉上,声音没有起伏,“你只翻找了这一个抽屉。我这个房间放了三把,你几乎没有迟疑的就找到了一把。”

    像是陈述,但是这陈述里的冷意是可以听得出来的,悠之跟他太久了,知晓陆浔这个人的性格,这个时候如若说不好,陆浔是真的会杀人的,他或许对一个女人有兴趣,但是却不会留着一个可能是间谍的女人。

    没错,间谍,现在的情势就是如此。悠之强自让自己镇定,捏紧了拳头,使劲儿的深呼吸,解释道:“我怕你乱来,想找个东西防身。呃,运气好,一下子就找到了。”她举起来,讨好一笑。

    陆浔没有反应,依旧是盯着她。

    悠之鼓着腮帮子,再次给自己打气,道:“你、你不高兴我还给你就好了。”她伸手递给他。

    陆浔没动,半响,若有似无的勾了一下嘴角,“你要拿什么买?你赢张雁北那五百块?恐怕还买不起我这把勃朗宁吧?”

    说到这五百快,悠之苦了一张小脸儿,这五百块压根没得着啊!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真是养尊处优惯了,都忘记自己压根就没什么钱的。

    还当是前世的时候么!

    “那个……我……”她望天,十分尴尬。

    “哦,你没钱!”陆浔轻飘飘,“那你亲我一下好了。”

    悠之黑了脸,不肯,直接将枪放下,言道:“我才十五岁,年纪还小呢,刚才开玩笑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会与我一般计较的是吧?我一个小姑娘,要枪做什么呢?”

    陆浔没了杀气,悠之也放下心来,又开始蹦跶了。

    陆浔倚在门上,“可你刚才分明就是想偷。”

    悠之:“……”

    她尴尬的又开始扭自己的手,陆浔发现,她每次紧张或者尴尬时候就会扭着自己那双小手儿。

    说到底,还是年纪小。

    他来到悠之身边,悠之有些担心,后退了几步,不过还是被他抵在了柜子上,他的手滑到了悠之的腰间,就这样将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悠之挣扎两下,顿时脸红。

    陆浔动情了,他就这样贴在悠之身上,轻语:“什么都不要,给你防身。往后有人欺负你就直接开枪,我拭目以待。”

    “你现在可不就是在欺负我吗?我该开枪吗?”

    …………………………………………………………………………………………

    悠之抱膝坐在床上,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不过很快的,那迷蒙的眼神儿很快的就清明起来,她轻轻的笑了起来,“何必庸人自扰。你与陆浔总归是两种人,何必纠结更多呢!再说,他又哪里有更多的时间来纠缠我。”

    现在的局势就是这般,虽然北平看起来一派祥和,歌舞升平,可是如今各方混战,几个军阀都不是省油的灯,你来我往的争夺地盘,而与此同时,又有外强虎视眈眈,可算十分的动荡。

    虽然现在那虎视眈眈的恶狼还未曾动手,但是不说旁的地方,就连北平都是可以看出一二。不少外国的餐厅十分红火,大家都是喜欢国外的东西,提到留洋的人,总是要高看几分。

    虽然她死去的时候那恶狼已经被打趴了,可是总归是付出了许多人的鲜血,她可以说陆浔在男女上不讲究,不是一个好东西。但是在民族大义方面,她是绝对不会说陆浔一句不好的。

    “咚咚”悠之正在沉思,敲门声传来。

    她扬头道:“谁呀。”

    “悠悠,是我。”是三姨太的声音。

    悠之起身开门,笑着言道:“三姨娘怎么过来了?”

    三姨娘端着碟子,含笑言道:“晚上你没回来吃晚饭,我做点心了,给你留了一些,是你喜欢的草莓口味儿。”

    悠之笑道:“谢谢三姨娘。”傍晚在陆浔那边根本就没胃口,这一提,竟然有几分饥了,捏起一块小点心,她满足的一口吃下。

    三姨娘看她动作,突然就愣了。

    悠之奇怪道:“怎么了?”

    三姨娘二话不说的过去将门关好,沉默一下,严肃:“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悠之有些心虚,不过她也不是单纯的小姑娘,只言道:“怎么了呀?”

    三姨娘看她这般,捏了捏手,直接拉住她拉到镜子前,有些着急:“怎么了?你自己看,你给我说,谁欺负你了?”

    悠之看着自己的颈子,陆浔不知何时咬了一块红痕。

    三姨娘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发抖了,她道:“悠悠,你还小,千万不能被有些男人骗了,现在的男人,万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你说,是谁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帮你处理。”

    悠之抿了抿嘴,见三姨娘眼里的关切十分明显,没有一丝的假装。

    三姨娘的眼里已经有了泪痕:“你还小,我不能让你别人骗了。”

    悠之想到了三姨娘的过往,当年她就是与青梅竹马的男人一同来北平讨生活,只是没有等到那个男人娶她,却被那个男人卖到了戏班子。三姨娘每每说起此事,都要冷笑道:我倒是要感谢他没有将我卖到窑子。

    虽然如今她生活的很好,但是到底总是意难平。

    “你告诉我,我不会害了你。”

    悠之浅浅的笑了起来:“没有什么人,三姨娘说什么呢?”她手指轻轻滑过自己的脖子,道:“我都不知道你说什么呢!”

    三姨娘看着她,欲言又止。

    悠之认真的笑,清脆道:“真的没事儿,可能是我不小心挠的吧。哪里有什么男人啊!”顿了顿,悠之轻声:“说起来,有件事儿我倒是想和三姨娘好好的说一说。”

    三姨娘不解的看她,“什么?”

    悠之轻声:“周玉秋。”她盯着三姨娘的眼,认真道:“三姨娘,您该知道,我是相信您,也是护着您的,若不然,那日我就不会拼死阻拦父亲伤害你们。”

    说起这个,三姨娘想,自己就算是死都还不清悠之的恩情的,如若不是悠之,沈言之不会死,但是她却一定会。正是因此,她越发的觉得,不管什么时候,自己都要护住悠之,不能让她受到一丝的伤害。

    “玉秋她做什么了?”三姨娘生出一股子不好的感觉。

    她是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的,在那窑/子里被教养的久了,虽然被赎身出来,可是到底是有些自私,心思也有些不纯正了,这正是她并不时常就看望她的缘故。

    悠之道:“我是相信三姨娘的,只是如果周玉秋想要勾引三哥,挑拨三哥与三嫂的关系,我是怎么都不会同意的。和你交个实底儿吧,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撼动三嫂的位置。”

    她语气很轻,但是却坚定,“谁乱来,我就要谁死。”

    三嫂有很多的毛病,贪财,势利眼,有些踩高捧低。可是悠之忘不了,忘不了自己出国那几年沈家遭了难,父亲死了、母亲死了、大哥病重,三哥不着调,是大嫂和三嫂拿出了自己全部积蓄维持沈家,也是三嫂去求了娘家帮助沈家。

    她的娘家父母都不在了,大雪天,她跪在院子里求自己的哥哥帮助一个对她并不仁义的沈家。要知道,那个时候三哥和周玉秋打得火热。

    也因此,她的腿落下了病,一到阴雨天就会疼的厉害。

    正是因为这一切,当年她愿意帮助三嫂,帮助他们家,即便知道他们有所图,她也愿意。

    患难才能见真情,他们曾经帮助沈家的,得到多少都不过分。

    悠之的眼神闪过狠戾,“如果我发疯杀掉一个人,我想,依照父亲的势力,没有任何人能够把我怎么样。”

    三姨娘吃了一惊,仿佛从来不曾认识悠之,不过很快的,她坚定:“我知道,我断然不会让她做出这样的事儿。如果我不能管住她,那么任凭你们处置,我不会多说一句话。”

    三姨娘的诚恳让悠之放松下来,她软和几分,道:“不管是三嫂还是三姨娘,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你们对我好,我自然也是对你们好的。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希望咱们家和和美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我一点都不想掺合。可是我也不会怕事儿。”

    她的视线望向了床头,继续道:“所以三姨娘是不需要担心我的,管好周玉秋就好,我今日能这般与你推心置腹,是因为我相信,你是明事理的。”

    三姨娘:“不知不觉间,悠悠就长大了。”

    她还记得刚来沈家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呢,刁蛮又任性的道:你这个坏女人,狐狸精,干嘛要来抢我父亲。巴拉巴拉嗖,给你变消失。

    那个时候,她就想到了自己家中的妹妹,她为了弟弟妹妹能够吃饱,离开了家。可是却失去了他们。从那以后,她竟是不自觉就将悠悠当成了自己妹妹,明明她们一点都不像,可是不知不觉的,这么多年也就过去了。

    轻轻的为悠之将长发别到耳后,温柔道:“赎玉秋的时候,三太太借了钱,我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我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是也知道,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不会让玉秋做那白眼狼的。”

    悠之想,看人真的不能只看外表的,三姨娘外表妖妖娆娆,可是她却十分明事理,知大义。而周玉秋看着清新又单纯,仿佛一个女学生,可是却是黑白莲。

    “知道您的态度啊,我就放心了。”悠之甜甜的笑,靠在三姨娘身上,叨叨:“大家都好好的才是最好呢。”

    三姨娘又看一眼她的颈子,恩了一声。

    待三姨娘离开,悠之来到床边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把精致的勃朗宁,陆浔临走的时候说什么来着?

    沈悠之,想要强大,自己的事儿自己做,自己的仇自己报。别像个孩子似的只会找大人出头,拿着东西,自己解决。这样,人家才知道下次不敢轻易惹你。

    悠之把玩起来,也正是因为陆浔这句话,她才并没有第一时间将自己的遭遇告知父亲。

    父亲如果与张侃真的对上其实很难说他们沈家就能胜的,毕竟,他们家虽然有些势力,可是总归是文人,现下是个枪杆子说话的时代。

    而且,陆浔那个话的意思,分明就是不希望她告诉父亲。可是说的又未尝不是真道理,她前世就是太过依仗陆浔了,才会是那样的下场。最后想要离开都做不到,只有一死,只有一死才能解脱。

    恍然间,悠之若有似无的笑了起来,前世的时候他恨不能将她关在家里一刻都不让她出门,凡事儿事无巨细的为她做好。可是这一生,他竟是给了她一把枪,让她自己解决问题。

    悠之提起枪,笑了,“陆浔,是我一直都不懂你,还是我们前一世,压根没有爱呢。”

    轻轻收好,她笑了起来,“既然需要自己解决,那么张侃,让你见识一下本姑娘的枪法好了。”

    ……………………………………………………………………………………

    “我有急事要回奉城。”陆浔边穿大衣边加快脚步,身边的副官已经为他将帽子带好。

    “通知陈士桓明日到,不能拖延。另外通知秦言,明日沈悠之必然去找张侃的麻烦,让他出面,一旦情势不可挽回,处理好一切。我要沈悠之没事。”

    副官陆林道:“是。”

    钻进轿车,疾驰而去。

    登上了飞机,他靠在座位上,想着那脱俗的容颜,道:“沈悠之,再会。”

    沈悠之,再会!

    悠之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她望向窗户,已然天明,很不美,一个噩梦,她梦到陆浔对她道别。

    呵呵!可不就是噩梦么?

    想到今日还要找张侃算账,悠之挑了一条马裤,脚上蹬着小皮靴,一身黑衣,十分的飒爽。一切都像是一个炫酷的女杀手,只是脸蛋儿稚嫩了许多。

    悠之直接让司机给她送到了市府大楼,今日父亲外出办事儿,她提前已经知道了,因此一点都不怕父亲阻拦。

    家中司机也没想到她是过来算账的,将人放下,问道:“小姐,要等你吗?”

    悠之颔首:“自然。”

    悠之按照记忆直接来到了顶层,她带着黑色的小礼帽,上面带着薄纱,倒是显得面容朦胧。

    “这位小姐,请问你找哪位。”市长自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悠之被人拦住,她含笑:“我是沈悠之,你通知一下,我相信张市长是会见我的。”

    张市长正在与陈秘书合计陆浔的事情,委实有些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人都带走了,还想怎么样,而且看那神情,明明吃的就很满意。

    听说沈悠之要见他,愣了一下,随即道:“请人进来吧。”

    纳闷。

    悠之进门之时陈秘书正要出去,看见沈悠之这副打扮,疑惑的站定。

    悠之知道这是张侃的忠心走狗,事情必然是知晓的,也不担心更多。直接就把门推上了。

    张侃慈祥的笑:“呦,侄女儿过来啦?”

    倒是不要脸。

    沈悠之掏出枪,利落的上膛,还没等张侃反应,“砰”一枪打在了张侃身边的书架上,那子弹擦着张侃的耳边而去,吓得他一下子就瘫倒在地。

    悠之没有移开,死死的盯着张侃,道:“你说我枪法好不好?”

    张侃整个人汗如雨下,他颤抖着道:“你你你、你你、你疯了吗?”

    悠之冷笑:“我看疯了的是你。敢在姑奶□□上动土,张侃,我尊敬你叫你一声张叔叔。不尊敬你,我一枪打死你。”

    “砰”又是一枪,这次是打在了张侃的另外一边。

    张侃尖叫,陈秘书就要往门口跑,悠之照着他的脚边就是一枪,陈秘书吓得倒在地上装死不敢动。

    “对我下手把我送给陆浔,你能耐啊。”悠之不管说什么都是带着笑意,丝毫没有怕了的样子,她道:“张叔叔,你说我怕不怕你呢!”

    “咚咚,咚咚咚,张市长,出什么事儿了?”门外是秘书的急促拍门声。

    悠之挑眉,“你们人家多关心你啊,平日睡得好,关键时刻都能想着你。”

    张侃变了脸色,他与赵秘书的事情,除了陈秘书是没有人知道的,可是,沈悠之知道?

    “你……你什么意思。”

    “砰”打在了张侃的头顶,张侃吓得魂飞魄散,哭丧脸道:“哎呦我的姑奶奶,我的姑奶奶啊,你可别动了,小心别走火啊!”

    悠之吹着枪口,笑眯眯,“您看您,就是没数儿,若我枪法不好,您早就成马蜂窝了,现在就是我枪法好,您才什么事儿也没有呢!”她翘着二郎腿坐下,语重心长道:“说实在的吧,我也没想打死你。”

    张侃总算是安心几分,抹了把汗,“那……”

    沈家这个六小姐是疯了吗?

    “只是不出一口气,我也难受啊。凭什么张叔叔你就敢在我头上动土,这典型是没把我父亲看在眼里啊!”悠之碎碎念:“既然不把我们沈家放在眼里,我就让你放一下好了。”

    “砰!”

    好好的市府大楼接二连三的传来枪声,谁也不是傻瓜,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十分的喧哗。

    “你呀,就是人缘不好,你看,人家都盼着你死呢!要是真想救你,现在就去找警卫来了,还围观什么啊。”悠之继续言道。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可别再开枪了啊!”张侃汗如雨下。

    悠之:“我开枪还不是被您逼的么?您对我们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认识,父亲和哥哥他们都是不愿意显摆的人,我不是,我喜欢炫耀,我喜欢折腾,所以我得让您知道。我发疯是什么样子,不然以后您再犯,就不好了。”

    悠之瞄呀瞄,轻语:“你看到对面医院的屋檐上的燕子了吗?你猜,我能不能打到?”

    张侃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且远呢!

    “砰!”

    张侃眼睁睁的看着燕子落地,吓了一个激灵。

    悠之笑了笑,收起,“我知道徐友安与张晴心在办理离婚,徐家有点欺负人,我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顿了顿,她道:“人啊,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呢,指不定挨了黑枪什么的。您说对吧?”

    张侃立刻:“这件事儿,交给我。”

    悠之笑,你看,真小人就是比伪君子更好接触。

    “我想,我这是打扰你们了?”秦言推开房门,月白的衬衫外面是草灰色的风衣,斯斯文文、清雅无双。

    “秦少,您来了可真是太好了,我这,我这……哎呀妈呀,我不容易啊。”张侃哭丧着脸道。

    秦言:“少帅公务繁忙,连夜赶回奉城了,只是临行不放心沈六小姐,交代我来看看。”

    秦言扶起张侃,道:“少帅有言,沈六小姐的事就是他的事。”

    张侃懂了,不再言语。

    秦言看向了悠之,笑容诚恳。

    “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沈小姐共进午餐?”

    张侃: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19章 三更合一)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